苦茶

嘻嘻

「顺懂」『Opus One』 一发完

Jane Chou:

*酒车三十题第11车


*和 @易个球 换了一下 大家记得在22号为她打call


*惊喜在最后 不甜不要钱


*把我的故事送给你们






00


他是最顶级的红酒。他是作品一号。




01


顾顺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对女人兴趣不大,但也从来没想过会喜欢男人。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也对小女孩动过心,但青春的悸动过一阵后也就不了了之了。进了军营能接触的女孩更是少之又少,偶尔休假回家亲戚想给他介绍对象,见了几回也没个结果。


他是军人,出生入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交代在战场上了,留下孤儿寡母他不忍心。但顾顺心里明白,最根本的原因也不在这,说到底,是他自己没上过心。


太软了。这是顾顺给自己的解释。女人对于他来说太软了,像是一不小心就会碰坏。他没那么细腻的心思去想着怎么照顾到一个姑娘的情绪,更不想耽误人家,索性就不再考虑这事,大不了打一辈子光棍,对于一个军人来说也不算坏事。


顾顺家境不赖,应该说是相当不赖。他有个哥哥,从小替他背锅,大了以后也总是罩着他。哥哥很早就继承了家里的产业,所以当顾顺说想当兵的时候家里人也没极力阻拦,后来顾顺迟迟不结婚,早已赋闲在家的父母抱着自己的大孙子也就摆摆手随他去了。





紧急调令传来的时候顾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会因此改变,他只当这是一次较为艰巨的、可能会牺牲的任务。然后他遇见了李懂。



是他?


握住李懂的手时,顾顺脑海中蹦出这两个字。很奇怪的。他们明明没有见过面,却又像是有什么尘埃落定了。


他的后半生。顾顺想。


有些人看一眼就喜欢。原来是这样。看一眼,就想把有关自己的一切与他分享,想知道他的过去,想参与他的未来。


没有理由的,就爱上了。


顾顺忽然明白过来。他不爱女人,但其实也不爱男人。他只爱李懂。


遇上了,就爱了。



这样的爱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渐加深,也让顾顺觉得越来越难捱。从一开始就没想当做兄弟的人,整日如影随形,对于顾顺来说,无论身心,都是天大的考验。


每一次了然于心的眼神交流,每一次不经意的身体触碰,每一次和谐统一的心跳呼吸,明明是狙击手与观察员之间再正常不过的配合,却总让顾顺觉得万分煎熬。


李懂太干净了。顾顺想,李懂太干净了,跟他不一样。


该怎么说出口呢。抓你的手不是为了摸你的脉搏,和你拥抱不是为了听你的心跳,加练那么久也不全是为了提高默契度,偶尔的发呆不是走神,而是看着你的脸,在想你。


又怎么能,说得出口呢。






顾顺想起几年前在哥哥婚礼上喝的那口红酒。


虽然家里有一面墙的酒柜,但顾顺其实不太懂红酒,只知道有些价格贵的吓人,所以他几乎从来不靠近,生怕打碎了哪瓶。这次因为参加完婚礼还要回部队,所以顾顺只偷偷尝了一口。


就一口,让他记了好多年。


该怎么形容呢?细致而复杂,浓郁却优雅。轻微的薄荷辛辣带着巧克力的后韵,恰到好处的烟草味,甜的,苦的,裹着淡淡的酸,像带着香气的丝绸。


有着令人欲罢不能的魅力,让他只敢浅尝一口。


后来顾顺见到李懂的时候,对方给他的,就是这样的感受。


明知进一步就是万劫不复,却又舍不得就此放手。他贪恋着和李懂相处的每一刻,但这样的每一刻,在雀跃之后就是深深的愧疚。


顾顺觉得自己很不堪,尤其是当面对着李懂坦荡而清澈的眼眸。和李懂并肩的每一步,他都是问心有愧的在走。


日复一日的,顾顺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虽然暂时没有影响到训练,但这样的患得患失,对于李懂,对于他自己,都是不公平的。


了断吗?顾顺并不清楚。他只是觉得,至少,要让李懂有知情权,又或者,只是自求个心安。



那天结束了常规训练,晚上回到宿舍李懂早早的爬上了上铺。顾顺回来得迟了点,进了宿舍就看见李懂像个小动物一样蜷缩在被子里,时不时还翻个身。


顾顺带上门后在门口站了几秒,手指停留在电灯开关上,没有按下去。他轻轻咬了下嘴唇上的死皮,在黑暗的掩护下走向床边。


“懂儿,没睡啊?”


顾顺扒在李懂床头,声音很轻。李懂听到声音一个翻身正对上顾顺的脸,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趔了趔。


“没……有事吗?”


“嗯,跟你说个事儿。”


“说,说吧。”


看见李懂被窝里的手似乎悄悄攥紧了被子,顾顺笑了笑。


“那哥说了,你可别怪哥。”


“说吧,”李懂脖子往后靠了靠,“我怪你什么。”


顾顺沉默了两秒,歪头靠在李懂床头的床架上,动了动嘴唇。


“我喜欢你。”


顾顺说得很轻松,语气像是在说“今天练得不错”。说完他浅浅的笑着,看着李懂。


难得见到李懂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先是有点懵,反应过来后立刻变成震惊,瞳孔骤然缩小之后又很快的恢复正常,睫毛有些颤动,似乎有很多话想问,却终究没有开口。


两人任凭着沉默在黑暗中发酵,连呼吸都是克制的。


“第一眼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顾顺忽然把目光移开,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不过你别瞎想啊,我以前也没喜欢过男人,这回是第一次。我刚开始也不相信,但喜欢这事,瞒得了谁也瞒不过自己。跟你在一起干的好多事其实都是我的私心,没敢让你知道,但我心里一直挺难受的,觉得自己有点龌龊,真的。”


停了几秒,顾顺笑了笑接着说。


“今天跟你说,也是我实在受不了了,觉得再这么下去就太混蛋了。所以跟你说我喜欢你,不是要和你在一起,因为我知道咱俩不可能,所以你不用有负担,更不用想着怎么拒绝。我说出来,是为了自己心里好受点,也是想让你帮帮我。”


“帮我去跟队长要个调令行吗?随便调去哪都行。我自己……我自己狠不下心去说。”


说完顾顺看向李懂,等待着回答。


又是长久的沉默。


“我……不会去的,”李懂终于缓缓开口,“队长也不会同意。”


顾顺皱了皱眉,显然有些讶异,虽然他也知道李懂说得在理,“可是……”


“我不认为,一个优秀的军人会放弃蛟龙的称号,”李懂声音闷闷的,却很坚定,“而且你走了,谁当主狙?我还不行,你知道。”


顾顺定定的看着李懂,眼神清亮。他忽然也不想再追问了,关于那些,李懂避而不谈的部分。


“好,我不走,”思索了一阵,顾顺弯了弯眼角,“是你不让我走的,对吧?”


李懂嗓子里呜隆了一声,算是回答。


“睡吧,明天还要训练,”顾顺直起身,床架因失去了压迫吱呀一声,他往前走了一步,又转过身,面对着李懂,“别躲我,可以吗?你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过。”


“……好。”






02


告白之后的顾顺似乎一身轻松了,可被告白的李懂却显得没那么坦然。日常的训练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是顾顺刻意减少了与李懂接触的机会,而李懂也更惜字如金了。在旁人看来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甚至称得上尴尬,但又不像是闹了矛盾的样子,于是即便是想帮忙缓和下气氛也无从下手。再一想到主狙与副狙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大家也就放任他们俩自己慢慢调整了。


但对于李懂来说,收到告白之后的日子并不算好过。他也是凡人一个,能够被人喜欢自然是欣喜的,不管对方是谁,至少这代表着他拥有能够被人喜爱与欣赏的特质,对于一直缺乏自信的李懂来说,能够被人以这样一种方式肯定也算得上好事。可是对方是顾顺,李懂就没办法泰然处之。


李懂不傻,他很清楚自己对顾顺的感情,有钦佩,有敬畏,但绝不是喜欢。顾顺对于他来说亦师亦友,是他能信赖的搭档,也是他向往的目标。但这不是喜欢,他也完全没有想过,要以爱人的身份,和顾顺共度余生。


李懂骨子里是很传统的,即便父母早逝,他也从来没有放任过自己。参军,退伍,再就业,遇上一个姑娘,组建稳定的家庭,这是他所能想到的人生,这是他所认为的,他应该经历的人生。


但这一切都被顾顺打破了。




其实顾顺也没做什么,只是向李懂剖白了心意,仅此而已。然后顾顺就一步一步的后退,留给李懂足够大的空间,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就是这样的隐忍让李懂觉得歉疚,尽管他什么都没做错,可他总觉得,是自己让一向骄傲的顾顺这么委屈的。


李懂觉得不安,觉得自己何德何能。他在前二十几年的人生里几乎从没有给人添过麻烦,但这一次,似乎他的存在就是顾顺最大的麻烦。他甚至觉得该走的应该是自己,尤其是,每一次看到顾顺迅速移开的眼神的时候。




大概是出于这样一种复杂的心理,李懂更加在意起了身旁的这个主狙。他走路的步幅,呼吸的频率,嚼口香糖时鼓起的左边的腮帮,在阳光下几乎透明的耳廓上的绒毛。而与此同时李懂甚至也在意起了自己,训练时动作算不算干净利落,吃饭时嘴角有没有粘上饭粒,在床上翻身时声音会不会太吵,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顾顺喜欢的表情。


这样的在意是李懂所陌生的,但并不是喜欢,他很清楚。或许是一种患得患失,拥有了之后就担心失去,即使并不喜欢对方,也不想失去对方的喜欢,这样的一种心理。


至少当时,的确是这样的。


事实上,李懂对于顾顺所说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一直保持着怀疑的态度。李懂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更何况他自认为自己这张脸并没有给对方一见钟情的条件。李懂认知范围内的爱情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像他中学时期和他的女同桌那样,感情是要在朝夕相处之中才渐渐确定的。从好感,到喜欢,再到爱,在李懂看来,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程序,至少不可能前一秒还仅仅当做朋友,后一秒就想和他亲吻。


所以,李懂认为自己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喜欢上顾顺,更别提爱了。他以为自己就将这样怀着对顾顺的歉疚活下去,一直到顾顺不再喜欢自己的那一天。李懂是这样想的,直到那个瞬间来临。


那个瞬间,李懂才明白,原来爱情真的是刹那发生的事情。





那天早上的训练李懂状态不太好,因为前一晚做了一夜的梦,醒来后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依稀记得内容有些与现实交叠,再细想画面就愈发模糊了,只给他留下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让他觉得心里有点堵。


这样一种郁闷的情绪在训练的过程中渐渐地减弱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上午的训练结束时李懂已经基本忘记了自己精神状态不好的原因,直到他看见顾顺收拾好了装备从他面前目不斜视的走过,独自一人走向食堂。


好难过。看着顾顺的背影,李懂忽然觉得特别,特别的难过。


梦中的情景在一瞬间与现实重合,神奇的清晰了起来。那是一个,曾经发生过很多次,但在顾顺告白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的情景。那是一个,与当天的现实只有一点点出入的情景。


训练结束,队长吹哨,大家三三两两走向食堂,这些都没变过,那唯一的差别,就是顾顺会在走向李懂的时候笑着对他露出小虎牙,然后伸出手揉两把他的脑袋。


这样亲昵的动作,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这是顾顺在避嫌,李懂知道,但他不知道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会在他脑海里停留这么久,也不知道他甚至想念到为此做了整晚的梦。


李懂鼻头发酸,嗓子忽然干的要命。他拼命眨了眨眼睛,想压制住翻涌上来的情绪。



太强烈了。


这种感觉太强烈了,像是有什么在李懂体内轰然倒塌又迅速重建了起来。



哦。


李懂想,他大概是喜欢上顾顺了。


不对。


他应该是,爱上顾顺了。就在那一瞬间。






前一秒还仅仅当做朋友,后一秒,就想和他亲吻。





03


李懂是迟钝的,迟钝到,在顾顺告白了几个月之后才突然爱上他。可是当意识到自己对顾顺的感情发生变化之后,李懂并没有任何欣喜,而是更加的迷茫。


是的,两情相悦是最好的事,但李懂并不能够确定顾顺现在对他的感情。还喜欢吗?还爱吗?又或者是,因为自知得不到回应,所以渐渐放下了呢?


更何况李懂与顾顺都已经习惯了现在小心翼翼的相处模式,白日里除了必要的训练几乎不会有任何肢体接触,偶尔不咸不淡的聊两句天。每天晚上顾顺回宿舍的时间也越来越迟,在听到开门声时李懂的身体总会突然变得僵硬,直到听见下铺隐约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时整个人才能放松下来。



这样细微的变化顾顺是无法察觉的,因为他一直强迫着自己将注意力从李懂身上移开。虽然毫无用处,因为对于顾顺来说,即使是闭上眼睛,他也能从空气中分辨出李懂是在还是不在。


又或许,顾顺是有所察觉的,但他无法确定李懂的这种变化代表着什么。杂乱无章的心跳,飘忽不定的眼神,直到后半夜还会传来轻微响动的上铺,以及训练中时不时需要顾顺轻声提醒才能避免的差错。这些对于一向踏实的李懂来说,都是十分反常的,但顾顺难以对这样的反常有确定的判断。是对于顾顺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还是……另一种完全相反的可能?


顾顺不敢细想,毕竟在他看来能以这样一种方式与身份顺理成章的呆在李懂身边已经是一种恩赐了。






日子缓缓流淌,没有人再提爱这个字。







04


蛟龙突击队接到了一个境外的秘密任务,顺利完成之后要不留痕迹的撤离。接应地点在某个不知名的码头,任务结束后的夜里会有一艘小船趁着夜色混在当地大大小小的汽船客船渔船里接他们回到军舰。


任务完成后大家都换了便服,在码头附近的一家小旅店定了钟点房休息。日落之后顾顺跟队长打了声招呼说想一个人去海边走走,在他离开之后李懂一声不吭的也跟着去了。



天色很暗,海风带来微微凉意。海滩不是金黄的沙砾而是细碎的石子,海水也不是透亮碧蓝而是显得暗沉阴郁,总的来说,并不算浪漫。


顾顺和李懂两人一前一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石子上,谁都没有说话。李懂不时瞟一眼顾顺手插裤兜的背影,走路走得心不在焉,结果不小心一脚踩上了一块湿滑的石头,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不由得惊呼一声。


军人的良好素养让李懂迅速将平衡调整过来,而在他站稳的同时手臂上温热的触感也立刻消失了。


是顾顺。在听到身后的惊呼声时一个转身跨了几个大步扶住了李懂,又迅速收了手。


“没事吧?”


“没,没事。”


李懂和顾顺对视了一眼又立刻同时别开了视线,各怀心事的漫步在海滩上,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其实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肌肤之间直接的触碰了,原因既有主观也有客观。平时不论是训练还是实战都要穿着厚厚的作战服,即使有接触也都是隔着衣料的,这次两人都穿着短袖,顾顺的手就直接抓住了李懂的胳膊。仅仅一瞬。


李懂的心跳在停滞了一拍后开始加速,他甚至有种想上前抓住顾顺手腕的冲动。让我测一下你的脉搏,他想这么说。而就在李懂还处于一种极度纠结的状态时,顾顺忽然停下了脚步。


前方是一块巨大而光滑的礁石,不断有海浪拍打在底部,轻快恣意的水声充斥在两人周围,听了一阵,心跳呼吸竟然都渐渐平稳下来。




“你是……有话跟我说?”


顾顺将视线从很远的地方收回来,转向李懂。


“嗯?”李懂一愣,又险些结巴,“……没啊…”


“那你跟我出来干嘛?”说着顾顺向李懂走了一步,上身猛的前倾,“不怕我吃了你啊?”


李懂缩了下脖子,下意识的想后退,抬起脚跟犹豫了一下,还是落在了原地。


“你不会的。”


顾顺盯着李懂看了两秒,终于噗嗤一声笑出来。他直起身背向李懂,低头把几粒石子踢进了靠岸的浅滩里,又踩着水在坑坑洼洼的岸边走来走去。


“李懂,”顾顺的手一直插在裤兜里,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你故意的吧。”


“我怎么了?”


李懂有些莫名其妙,皱了皱眉。


“故意勾引我啊,想让我犯错,然后再顺理成章的把我赶得远远的,”顾顺一脚踢飞了脚下的一颗石子,响起哗哗的水声,“对吧?”


“我没有啊,”李懂有些不知所措,“我没有要赶你走,真没有。”


“那你……”顾顺抬头看了一眼李懂,眼神有些疑惑,但话说到一半又忽然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怎么可能。”


“不是,”李懂有些急了,以为顾顺不相信他,“我是……”


一个浪头打过来,也让李懂把后半句咽了回去。顾顺没有追问,只陪着他沉默。


浪潮层层退去,顾顺看着起伏的海面,动了动喉结。


“你知道作品一号吗?”


“什么?”


“一种红酒,英文名是opus one,也叫一号乐章。”


“我…不怎么喝酒的。”


“嗯,我知道,”顾顺微微颔首,“所以才想告诉你,有一种红酒,叫作品一号。”


“…然后呢?”


“我就尝过一口,在我哥的婚礼上,结果到现在都还记得,”顾顺浅浅的勾了勾嘴角,“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那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一种红酒。我哥跟我说它叫作品一号,我当时还觉得这名字起的太草率了,后来才意识到这名字起的有多好。作品一号哎,酿造它的人该有多得意才能给它起这个名字啊,你说是吧?”


李懂不太明白顾顺想表达什么,只轻轻嗯了一声。


“我后来好奇查了一下,也没查到什么二号三号,所以他的一号,应该就是他的唯一,”顾顺顿了顿,接着说,“也应该……是他最喜欢的吧。”


李懂眼神微动,不由得舔了一下嘴唇。


“那…你喜欢吗?”


“喜欢啊,不然怎么能记这么久。”


“现在……还喜欢吗?我是说,过去很久了。”


听到李懂犹豫着问出这一句,顾顺回过头,看向李懂。


“喜欢啊。”


顾顺的脸隐没在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语气平静,却又带着一种不设防的笃定。


“那……我呢?”


李懂声音轻得像呓语,被腥咸的海风裹挟着,飘进顾顺的耳朵里。


顾顺眉头轻挑了一下,进行到一半的呼吸也立刻暂停。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向前走了两步,死死的盯着李懂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


顾顺靠近了几步之后就停了下来,像是怕把李懂吓跑。他努力调整着呼吸,等待李懂的回答。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可以,再跟我告白一次,”说到这李懂的眼神飘忽向下,停顿了两秒又抬起眼睑看向顾顺,“但你应该说,想和我在一起,然后我会答应你。”


李懂说完,安静的看着顾顺。心跳声扑通扑通,喧嚣得很,不知是谁的。漫长的等待之后李懂几乎要绝望,面前的顾顺却忽然迈开了脚步,向他走来。


顾顺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让李懂心里发毛。李懂说不出话,只能跌跌撞撞的一步一步后退。眼看着李懂的脑袋即将撞上身后的礁石,顾顺立刻抽出一只手护住。


李懂的背贴着微凉的石壁,身体被顾顺用双腿圈住,没有任何逃脱的空间。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有种压迫感,李懂能感受到顾顺呼出的热气扑在脸上,让他忍不住想把头扭开。


突然,顾顺低下了头,轻轻啄了一下李懂的嘴唇。


温暖干燥的短暂触感让李懂一下子定住了,他甚至忘了呼吸。而在李懂还没缓过神时,顾顺又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这次两人的唇贴合了数秒,只是贴合,没有其他动作。而在顾顺终于抬起头的那一刻,一直屏着呼吸的李懂立刻低下头大口呼吸起来。


头顶传来嗤嗤的笑声,李懂抬起头,看见顾顺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不禁有些恼怒,皱起了眉。不等李懂发作,顾顺停下了笑声,只是按捺不住眼底的笑意。


“你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


顾顺笑意更深,又怕惹毛了怀里的李懂,想了想,侧头轻轻吻上了李懂的眼角。


“听话,”顾顺声音有些哑,又有种鬼使神差的魅惑,“闭上眼睛。”


李懂犹豫了一下,闭上了眼睛。下一秒,眼皮上传来柔软温热的触感,是顾顺的吻。


轻柔缓慢的吻描摹着李懂的眉眼,顺着脸颊到鼻尖,克制而虔诚,如同面对着易碎的艺术品,是顾顺渴望却远观了太久的,只属于他的珍宝。当顾顺的唇终于再次来到李懂的唇上方,他悬停了几秒,像是期待了许久的礼物在拆封前的忐忑。


双唇贴合的那一刻,李懂的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顾顺的腰,扯住轻薄的衣料。顾顺吸吮着李懂的唇瓣,用舌尖撬开李懂的贝齿,耐心而温柔的探索着,引导着,直到李懂渐渐放松,用稍显生涩的吻与顾顺唇舌相融。


恍然间顾顺一只手探入了李懂的衣摆,划过精壮的腰线,抚上李懂的胸膛。李懂扭动着身体想躲,顾顺忽然动了动,将大腿抵在了李懂的跨间,或轻或重的摩擦着。


“靠……”李懂推着顾顺的腰,轻骂一句,“你疯了?”


“我没疯,”顾顺的声音在喘息间有些粗重,又显得压抑而克制,“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等这一刻等太久了。”


说着顾顺将手指顺着李懂的脊背插入了裤腰,让李懂又是一个激灵,不由得轻咬了一下顾顺的嘴唇。


“呲——”顾顺吃了痛,但只将唇稍稍抬离了一瞬又再次重重吻上,“这又没人,你别紧张啊。”


“你他妈……”


李懂用膝盖抵着顾顺,却没能把这个大个子推开一丝一毫。他忽然后悔自己刚刚的一时冲动,因为他根本没想到顾顺会这么欲求不满。就算要说,至少也该等到回国,毕竟归了队顾顺再怎么着也不敢乱来。


正在李懂千方百计地想着怎么才能阻止精虫上脑的顾顺,对方却忽然把他放开了,又后退了一步,只是将两只胳膊撑在他两侧,俯身喘着粗气,笑意吟吟。


“看把你吓得……”


李懂睁着眼睛愣了两秒,反应过来之后才一下子松了一大口气。他又气又恼,抬起手就要打顾顺,被顾顺一个偏头给躲开了。


“哎打人别打脸啊,再说了你老公这么帅的脸,你舍得啊?”


“说什么呢,怎么就老公了?!”


“刚刚不是你说的?答应了我,我可不就是你老公了。”


“那我也没说………”


李懂忽然语塞,只庆幸着天色足够暗,顾顺看不见他突然发烫的耳尖。


“怎么着,你想当我老公?”顾顺咧嘴一笑,“我倒也不介意……那你亲我吧。”


说完顾顺就真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李懂的回应。


“不要脸……”


李懂小声说着,把头偏到了一边。等了一阵,顾顺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李懂转过头,发现顾顺仍然微闭双眼,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李懂微怔,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顾顺。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自己的狙击手了。白天的时候没有机会,再加上顾顺总是在避嫌,李懂也没有那个胆量,至于晚上,偶尔起夜的李懂在看到下铺的顾顺时总有种他还醒着的错觉,让他不敢多看一眼。


从此就能这样正大光明的看着他了吗?李懂有些恍然。那么干净,那么凌厉,那么温柔的脸,从此,就能以爱人的身份,正大光明的看着了,是吗?


爱人。李懂忽然鼻头一酸。李懂想到顾顺曾经的试探,不甘,甚至挣扎,绝望,而迟来了很久的他直到爱上的那一瞬才明白。但无论如何,被爱的人都难以给先爱的那方同等的安慰,只能尽其所能,多爱他一点。


那就再多爱他一点。





李懂将身体从石壁上抬起,向前挪动了半步,微抬下颚,轻轻印上了顾顺的唇。


李懂的吻是羞怯而笨拙的,偏偏顾顺又故意不肯低头迁就他,李懂只能扒住顾顺的肩膀,试图将两人之间的距离贴近。感受到李懂的动作,顾顺闭着眼睛噙着笑,猛的低下头将原本轻浅的吻深深加重,一手拦腰搂住李懂一手扣住李懂的后脑,把李懂整个儿圈进怀里,安静而浓烈地亲吻。


是炽热绵长却不带一丝情欲的亲吻。






在无尽蔓延的痛苦中顽强生长的爱,在未知与迷茫之中不安却笃定的等待,谁先爱,谁迟来,似乎都不重要了,因为那些纠结,那些心酸,对于陷入爱情的人,都是逃不开。


委屈了太久的情绪汹涌而来,但无论是顾顺还是李懂都没有多说一句。因为知道对方都明白。


如果最后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




在亲吻的一呼一吸之间,急促的,安稳的,都是无声告白。







05


“我们……是在一起了?”


顾顺牵着李懂走在前面,忽然停下来回过头问。


“嗯?……啊,是吧。”


李懂含含糊糊的应着,被顾顺牵着的手心沁出了薄汗,滑滑腻腻的。


顾顺咧嘴笑起来,把李懂往自己这边一拉,两人的身体就紧紧靠在一起。顾顺低下头,把嘴唇贴在李懂耳边。


“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呀?”


李懂本能的想反驳,又忽然喉头一紧。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顾顺这样的语气了,有点嘚瑟,有点欠揍,又带着大男孩特有的一种撒娇。李懂想起以前的时候顾顺偶尔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但他当时并不知道顾顺这样看似轻松的语气之下是怎样的一种忐忑,如今他才明白。


太好了。李懂定定的看着顾顺的眼睛。你还在这,实在是太好了。


看着李懂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顾顺一下子慌了起来。他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连忙直起身,支支吾吾的开始寻找合适的措辞。


李懂忽然笑开了,他轻轻抽出了被顾顺牵住的手,在顾顺还没来得及收起眼底的错愕时又换了个角度重新贴上了他的掌心,顺着手指的缝隙一根一根的将自己的手指塞进去,直到十指相扣。


“没有很久,”李懂看着顾顺,眼睛里闪着清亮的光,“比你喜欢我的时间短一点,你介不介意?”


顾顺的笑容慢慢从眼角上扬到眉梢,他低下头准备用一记深吻来代替回答,却被李懂一下子捂住了嘴。


“队长该等急了,赶紧回去。”


话音刚落,顾顺口袋里的手机就又震动了起来。顾顺的眼皮立刻耷拉了下来,又不甘心的舔了一下李懂的手心。


“你!”


李懂立刻缩回了手,刚脱口想骂,却看见顾顺接起了电话,只好把后半句咽回去,只一个劲把手往顾顺身上擦。


“喂…啊队长啊……您三分钟前不是刚打过电话……是是是…马上回去了…对李懂在呢,没丢……好知道了…回去了回去了……好嘞拜拜……”


挂了电话,顾顺看了一眼没好气的李懂,忽然撒开了手转过身迈开步子跑了起来。李懂在原地愣了一下,立刻追了上去。


“哥错了,哥错了还不行吗,”眼看着李懂要追上来,顾顺嬉皮笑脸的左躲右闪,“哥下次不舔你手了,别生气啊……”


“别跑啊,”李懂扯住顾顺的袖子,气喘吁吁,“你说说,你恶不恶心?”


顾顺喘着粗气,实在没力气再闹下去,就仗着自己手长脚长,一个回身反抱住李懂,死死搂住李懂的胳膊,把李懂牢牢扣在怀里。


“不就舔你一下吗,啊,”顾顺的嘴贴在李懂耳朵上方,气息不匀,“就这么嫌弃我?”


说完顾顺用头蹭了蹭李懂,见李懂半天不答话,又趁机吧唧一口亲了一下李懂的脸。


“啧,”李懂砸了下嘴,想抬手擦一下脸,奈何被顾顺圈在怀里根本动弹不得,“好好好,就原谅你这一次,先放开我。”


“不放。”


顾顺把下巴搁在李懂头顶,稍稍挤压了声带,声音嗡嗡的。


“队长该催了,别闹。”


李懂低头扒着顾顺的手指,可收效颇微。顾顺侧头把脸贴在李懂头顶,咧嘴笑了笑。


“就这么走呗。”


说着顾顺就圈着李懂迈开了步子,李懂还没反应过来就跌跌撞撞的被推着往前走,几步之后才调整成一致的步伐。


“想再抱抱你,”顾顺摸索到李懂的手,勾着手指握住,“不然总觉得不真实,像做梦一样。”


李懂笑了笑,声音低柔,“不是做梦,是真的。”


“嗯。”顾顺慵懒的应着,又显得缱绻缠绵。


李懂被顾顺整个儿裹在怀里,后背贴着胸膛,温暖而安定。两人平稳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整齐划一,步伐缓慢,又无比清晰。顾顺渐渐微闭双眼,任凭李懂领着自己往前走着。


沉默地走了一阵,顾顺忽然想起了什么,睁开眼睛,“对了,我之前还有话没说完。”


“什么?”


“红酒啊,”顾顺像是谈起了好几个世纪以前的话题,“都怪你突然告白,让我把想说的话都忘了。”


李懂咧嘴傻乐,“那你现在说吧。”


“我是想说,那个红酒,就是作品一号,像你似的。”


“我?像酒?”


“嗯啊,”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灯光,顾顺停下了脚步,松开了怀里的李懂,把他转过来面向自己,“尝一口就忘不掉,爱上了,就停不了。”


李懂看着光晕里的顾顺,高大挺拔,仿佛站在那里就是永恒。李懂安静的看了一会儿,忽然抿嘴笑起来,接着转过身,自顾自往旅店的方向走去。


“知道了。”



带着笑意又略显羞赧的声音飘过来,有一丝丝甜,像顾顺的口香糖味。顾顺咧嘴笑着,歪头挠了挠后脑勺,小跑了两步,手插着口袋跟在李懂身后。







06


总是这样的,不论以前,还是以后。


他没有在等,顾顺想,他只是认真而沉默的爱着李懂,而李懂回头也好,不回头也罢,他都是一直爱着的。


只是命运让他们拥抱,让他们亲吻。又或许,该爱上的,总是要爱上。




像他那年邂逅的一口红酒。


是他的一号。是他的唯一。










Fin.





﹉﹉﹉﹉﹉


说好的一日一车 不能在我这坏了规矩


正文开不起来 所以写了个纯车的番外


能看到这里的都是有缘人 请戳👉【番外】


请大家期待下一棒赛车手!








评论

热度(1019)

  1. 世界第一可爱的胖erJane Chou 转载了此文字
    大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