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顺懂】高山低谷 30

墙纸:

李懂从梦里惊醒,猛一起身,大汗淋漓地喘了半天的气。

半晌,他推开毯子,落地踩了拖鞋,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发呆。

深夜的病房静悄悄的,只罗星戴着的心肺监控仪嘀嘀嗒嗒的跳着。

李懂觉得口干舌啧,抬手抹了把汗,起身准备出门买瓶水喝。

他慢悠悠地走到门边,刚握住门把,就听身后有人喊他:“懂儿?”

李懂一怔,片刻,忽然反应过来。

这一晚的值班医生查完了房,正无聊的在办公室里玩蜘蛛纸牌。

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有人砰地一声推开了门。

医生被吓了一跳。

一抬眼就看到李懂一脸欣喜,气喘吁吁:“医生!医生!”

医生说:“这位病人家属,有事的话按床头的呼叫器……”

他话没说完,就见李懂大步走过来,一拍桌子:“医生!罗星醒了!”

罗星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听到李懂带着医生一路踢哩哐啷地进了病房。

医生翻起罗星的眼皮,用瞳孔灯检查过,对李懂说:“病人伤的很重,但能醒来,说明情况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李懂听他这么一说,咧开着笑了出来:“谢谢医生。”

罗星也说:“谢谢医生。”

医生点点头,嘱咐了一句:“继续观察,有什么情况按床头的呼叫器。”

说完了,转身就走了。

李懂乐的要命,前前后后地围着罗星打转。

罗星看着他,忍不住说:“你行了,给我倒口水喝。”

李懂哎了一声,拎着保温瓶冲了出去。

一会儿又回来了,踢哩哐啷地倒了杯水,插着吸管给罗星递到嘴边。

罗星喝了几口,说话的声音没那么沙哑了:“这是哪儿啊?”

李懂说:“广州。”

罗星说:“我回来了啊?”

李懂说:“嗯,回来了。”

罗星看他一眼,又问:“你把我带回来的?”

李懂说:“嗯。”

罗星笑了一下,想伸手摸摸李懂的头,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抬不起来。

他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我怎么了?”

李懂抿了抿嘴:“脊椎断了。”

罗星张大嘴巴,有些诧异,半晌才说:“瘫了啊?”

李懂不知道这话要怎么接。

他沉默半天,才发声道:“会好起来的。”

罗星看他一眼,点点头:“会好起来的。”

他俩沉默地坐了一会。

李懂忽然跳起来:“我去给局里打个电话!局长他们说你醒了,要我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罗星看着李懂,笑了笑:“好。”

李懂拿着手机出门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又折返回来。

罗星问:“打了?”

李懂说:“打了。”

罗星问:“局长怎么说?”

李懂说:“局长说马上就到。”

他说着,看了眼窗外,天就要亮了。

李懂问:“星哥,你肚子饿不饿,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吃。”

他说着就又要起身,却听罗星喊他:“懂儿。”

李懂回头:“啊?”

罗星说:“刚做噩梦了吧?”

李懂一听,有些不好意思。

“嗯。”他说。

罗星看着他:“懂儿。”

李懂说:“哎。”

罗星说:“我和阿may的事,不是你的错。”

李懂一怔,张开嘴刚想说话,就听罗星催他:“去给我买碗云吞,你别说,我还真的饿了。”


李懂拎着碗云吞回来的时候。

就看到几个穿警服的同事正站在楼口抽烟。

见他来了,大家打了个招呼。

李懂说:“局长在里面呢?”

一个同事说:“嗯。”

另一个同事看着他:“懂儿,你到底是怎么把星哥找到的。”

他说:“局里都要放弃了,默认星哥人已经没了,我看局长都准备写报告给星哥追认烈士了,怎么你就死了心的觉得星哥还活着。”

“还真把他找回来了?”

李懂说:“我不知道星哥是不是还活着。”

他拎着餐盒:“我就觉得,是死是活,我都要把星哥带回来。”

他这样说完,几个人一时沉默。

罗星病房的门开了,局长从里面出来。

抽烟的同事慌忙把烟掐了。

局长走过来,拍了拍李懂的肩膀:“小李,罗星就麻烦你了。”

李懂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局长笑了笑:“下午来局里一趟。”

他说:“你这次去香港这么久,也差不多该把报告交上来了。”

李懂一怔,刚想说话,就见局长带着几个同事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拎着云吞进了病房,搭上小桌板,把罗星缓缓地摇了起来。

罗星忽然说:“先别急着吃饭。”

李懂一怔,却也点点头:“好。”

罗星看着他,半晌,开口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李懂说:“是顾顺。”

罗星一怔:“顾顺?”

他问:“你认识顾顺?”

李懂说:“认识。”

罗星脸色变了:“他没怎么你吧?”

李懂一怔,讷讷道:“……他能怎么我啊。”

罗星说:“没怎么就最好。”

他皱着眉:“顾顺那家伙,就是个疯子!”


评论

热度(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