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顺懂】高山低谷 20

墙纸:

张天德握着手机:“喂?ben哥?ben哥?!”

他挂了电话,焦急地在客厅里转了一圈。

再走到窗边,就看到一台冲锋车泊在楼下,几个军装拎着枪从车上跳了下来。

张天德愣了一下,回身踹醒了睡的昏天黑地的马仔们。

一个马仔嘟嘟囔囔:“石头哥,干什么啊?”

张天德从屋里拿出几杆枪扔在地上:“楼下有差佬,可能是奔着我们来的。”

他咔嚓一下把弹匣推进枪膛,扫视了一圈屋里的人,又说:“大家小心。”


佟莉带着人上了11楼。

电梯门叮的一开,走廊上的光刚漏出一条缝。

正对电梯门的一套单元门被打开了,一杆重机枪伸了出来,朝电梯扫射。

佟莉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堵在门口的军装。

子弹打在电梯门上,火光四溅。

电梯里有人中了弹,鲜血喷到顶灯上,溅了佟莉一脸。

门外的子弹如暴雨。

佟莉一边按着关门键,一边大喊着:“都蹲下!”

电梯门缓缓地合上了。

子弹撞击金属的声音还隐隐响在头顶。

受伤了的军装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鲜血顺着脖子流出来,从电梯缝里一点一点的淌了出去。

佟莉扑过去,伸手帮他按着伤口,回头朝那几个被吓傻了的军装大喊:“call 白车!call 白车!”

一个军装猛地回神,拔起对讲机,手一抖,对讲机又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佟莉喊:“谁来帮我按住他?!”

有人丢了枪,爬过来按住了伤口。

鲜血咕嘟咕嘟地从指缝里冒出来。

受伤的军装呕出一大口血来,翻着眼睛就要睡过去。

佟莉朝他喊:“不准睡!”

她扬起手,朝对方脸上甩了一巴掌,攥着按着伤口的军装衣领吼道:“白车来之前!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准让他睡着!听明白没有?!”

军装道:“yes madam!”

电梯在九楼停了下来,门缓缓打开。

走廊上一对小情侣被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

佟莉抹了把脸,捡起枪,带着剩下几个军装出了电梯:“警察办案,麻烦让一让。”

她走了两步,回头看了眼被吓懵了的小情侣,又问:“你们住这里啊?”

小情侣大气不敢出一口,只能点点头。

佟莉说:“楼上有极危险分子,我现在命令你们马上回家,躲起来,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开门。”

她问:“听明白了吗?!”

小情侣脸色惨白,拼命点头。

佟莉吼道:“听明白了还不快去?!”

小情侣被吓得一哆嗦,连忙打开身边的一扇门,钻了进去。

佟莉一脚踹开安全通道的门,一边往楼上跑一边拔出对讲机:“PC251225呼叫总台!佐敦道半岛大厦发生枪战,有警员伤亡,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张天德收回枪,朝屋里的人使了个眼色:“走!”

有马仔从柜子里掏出绳索固定在窗边。

伸手推开窗户,把绳索扔了出去。

绳索尽头的街口,泊着台两厢车。

一个马仔戴上手套,顺着绳子滑了下去。

张天德背着枪,把光仔捆在怀里,骑着窗户也要往下滑。

光仔朝楼下看了一眼,脸色煞白,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门外有人撞门,门锁被子弹啪地一声打飞。

张天德把光仔的脑袋往自己怀里一按,飞身一跳,从窗边滑了下去。


佟莉一脚踹开门,举着枪冲了进来。

她把每个房间都巡查了一遍,进到卧室,见窗户大开着,连忙扑过去探头去看。

便见几个男人抱着一个小孩钻进了车里。

佟莉把枪别好,握着绳索,一翻身,也滑了下去。

待佟莉落地,那台黑色的两厢车已经走到了路口。

佟莉拔出枪来朝对方轮胎开了两枪,却都打空了。

她气急,转身奔到泊在大厦门外的冲锋车上。

司机还没从楼上下来。

佟莉跳上驾驶席,一踩油门,驾着冲锋车追了上去。


顾顺开着车在街上狂奔。

耳机里李懂的声音十分清晰:“顾顺,佟莉把冲锋车开走了。”

顾顺一怔:“追上去看看。”

李懂说:“好。”

他一转把手,驾着机车冲了上去。

待转过几个弯,李懂明白了过来:“佟莉在追一台两厢车。”

顾顺说:“阿光肯定在那台车上!”

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一阵枪响。

顾顺问:“李懂?李懂?出什么事了?”

李懂说:“黑色两厢车朝冲锋车开枪了!”

他说完了,一转车头,插进了路边的一条小巷里。

几分钟后,一台机车从巷子里飞出来,转入路上,和黑色两厢车并驾齐驱。

李懂回头,看了眼车厢。

灰色玻璃后,隐约能看到一个小男孩的剪影。

两厢车的右侧车门开着,有人举着枪正朝冲锋车扫射。

李懂一手握着机车把手,一手拔出枪来,砰地一声,子弹穿过车窗,打掉了那个枪手。

车里的人注意到了李懂,左边的车门开了,两台机枪伸出来,对准了李懂。

李懂猛地一转把手,加速冲了出去。

子弹打在机车后座上,火光四溅。

顾顺拼命踩着油门:“你们现在在哪儿?!”

李懂说:“快走到吴松街和宝灵街路口了!”

他对着耳麦喊:“我看到了!光仔就在那台车上!”

子弹追着李懂。

他俯着身,拔出枪来还击。

子弹打穿了两厢车的车盖,水箱炸开了,水喷了一地。

顾顺一打方向盘,对李懂喊:“李懂!截住那台车!我马上就到!”

李懂说:“……好。”


张天德把光仔死死的按在自己怀里,举着枪朝身后的冲锋车扫射着。

开车的马仔朝他大喊:“石头哥,车子的方向失灵了!”

张天德喊:“失灵了也给我往前开!难道你想被后面的冲锋车撞死吗?!”

开车的马仔说:“可是,可是……”

张天德不耐烦道:“可是什么?!”

马仔说:“可是前面……”

他话没说完,只听砰的一声,一发子弹穿过挡风玻璃,打爆了司机的脑袋。

张天德抬眼看去,只见前方路口横着一台重机车。

机车上的人枪口正对准着自己。

车厢里乱作一团。

马仔慌了,徒劳无功地去拽方向盘。

一边拽一边问:“石头哥!怎么办?!”

张天德猛然回神,把光仔往自己怀里一按,举着枪喊:“跳车!快!跳车!”


顾顺把车子开进宝灵道。

远远看到李懂驾着机车横在路口。

他飞驰而去,待走近了,便看到一台黑色两厢车径直朝李懂撞了过来。

顾顺一惊,朝李懂大喊:“李懂!你干什么?!”

车上有人跳了下来。

此时李懂再躲,已经来不及了。

顾顺骂了句脏话,单手捞过狙击枪架在方向盘上,一边任由车子往前滑,一边瞄准了那台黑色两厢车。

砰一声枪响。

黑色两厢车的车胎被一枪打爆,车子转着弯,一翻身,砸进了路边的一家纸扎铺里,轰地一声炸了。

热浪拍在李懂身上,几乎把他掀翻过去。

顾顺开着车冲了上来,一脚踹开车门朝他吼道:“上车!”




评论

热度(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