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顺懂】高山低谷 19

墙纸:

街口站着两个拎着刀的古惑仔。

一台冲锋车开过来。

古惑仔忙把刀收了起来。

佟莉从车上跳下,甩着警棍:“把手举起来!靠墙蹲着!”

古惑仔们对视一眼,把烟掐灭,慢慢的蹲了下来。

佟莉抽出他们后腰别的刀,抓着其中一个的头发:“这什么东西?大半夜带着刀干什么?”

那古惑仔懒洋洋的:“madam,我买把刀回家斩烧鹅,不行啊?”

佟莉说:“斩烧鹅?”

她一拳砸到那古惑仔的小腹上,不等对方反应,又一脚踹到他脸上。

古惑仔吃痛一声,趴在地上,痛苦的缩成一团。

佟莉蹲下身,抓着他的头发:“你跟谁混?”

那古惑仔疼的发抖:“madam,干嘛啊?”

佟莉朝他吼:“你跟谁混?!”

古惑仔说:“ben哥。”

佟莉掏出光仔的照片:“有没有见过这个小孩。”

古惑仔呲牙咧嘴:“madam,你的小孩啊?哇,好可爱……”

他话没说完,肚子上又挨了一拳。

佟莉说:“有没有见过?!”

古惑仔说:“没,没有。”

佟莉不信:“我线人跟我说,你老大绑了这个小孩,你跟我说你没见过?!”

古惑仔快哭了:“madam,我是小角色啦,ben哥的事我怎么会知道。”

他说:“你去九龙找猪油仔啦,ben哥最近老去他那里找小姐,或许他知道的。”

佟莉一把把他推开。

转头看到另一个古惑仔正偷偷的看她。

她踹了那人一脚:“看什么看?!”

路边两个军装在等她。

佟莉说:“把这两个混蛋带回警署!”

她跳上车,对司机说:“去九龙。”

冲锋车披着夜色在街上飞驰。

佟莉坐在指挥席上打电话,忙音响了半天,跳到了语音信箱。

佟莉挂了手机,烦躁地砸了拳椅背。

司机看他一眼:“madam,出什么事了?”

佟莉捂着眼睛,过了半天,摆摆手说:“没什么。”



张天德睡到一半,被电话吵醒。

他迷迷糊糊坐起来,捞过来一看,是佟莉打来的。

他盯着手机看了一会,没有动作,过了片刻,电话挂断了。

张天德往前翻了翻,佟莉找了他一夜。

他伸手去桌子上摸烟,忽然察觉到地板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他猛一回头,看到光仔正一点一点地往墙角爬。

屋里的马仔东倒西歪地睡了一片。

电视上正在播午夜情色节目。

张天德回头看了一眼,从一个马仔屁股底下翻出遥控器关了电视。

屋里的光忽然暗了。

光仔吓的一怔,猛地回头,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笼着自己。

他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哭了出来。

但他嘴上贴着胶布,发不出声音,只两只眼睛往外淌着眼泪。

张天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蹲了下来。

他伸手握住光仔的头顶,声音很低:“你怕我啊?”

光仔惊恐的看着他。

张天德看了眼捆着他的绳子,又问:“很疼啊?”

光仔噗通噗通的掉着眼泪。

张天德伸出大拇指给他擦了擦眼角:“男孩子,怎么这么爱哭?长大会没出息的。”

光仔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张天德有些头疼,他挠了挠头,命令他:“别哭了,大家都在睡觉呢。”

光仔根本听不进他的话。

张天德没了办法,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糖说:“你不哭的话,我给你吃糖啊。”

光仔看到了糖,嗓子眼段哭声马上被按了回去。

他睁着湿漉漉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张天德手里的糖。

张天德看他表情,一下子乐了:“那我们说好了啊,我把你的胶布撕下来,你不准哭啊?”

光仔点点头。

张天德伸手,小心翼翼地去撕光仔嘴巴上的胶布。

光仔的嘴巴刚露出一条缝,就听到一阵呜咽声从他嗓子眼里冒了出来。

张天德一下子慌了,忙剥了颗糖塞到光仔嘴里。

光仔嘴巴里有个东西,就也顾不上哭了。

他咂吧咂吧嘴,尝出点甜味,明明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张天德见他笑了,觉得好玩,就逗他:“这么喜欢吃糖啊?”

光仔用力点点头,吸了吸鼻涕:“我aunt经常给我吃这种糖。”

张天德说:“哇,那你aunt很疼你啊。”

光仔说:“我aunt是飞天女警,会抓坏人,超厉害的!”

张天德笑了出来:“哇,你aunt这么厉害啊?”

他话音刚落,扔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张天德拿着手机,站在窗边,一拉窗帘,被窗外明晃晃的日光晃了下眼睛。

阿ben在电话那头问:“那傻子没问题吧?”

张天德说:“没问题。”

阿ben冷笑一声:“顾顺那小子,死鸭子嘴硬说不在乎这傻子。”

他说:“他今天肯定会想办法捞这个傻子出去,我通知了弟兄叫他们在佐敦道守株待兔,谁能杀了他,我在200万暗花上再加50万。”

他冷笑一声:“他顾顺平时不是很能打很威风吗?我今天要他以一敌百,插翅难逃!”

车子停在威灵顿路路口。

阿ben叼着烟,一边下车一边跟张天德讲电话:“你给我把那个傻子看紧了,千万不能……”

他话未说完,头顶一声枪响。

子弹擦着阿ben的脸飞了过去,打掉了他嘴里的烟,砰地一声凿进墙里。

阿ben被吓了一跳。

回身去看,街上车来车往。

阿ben回过神来,弯腰就要往车子里钻。

两枚子弹砰砰地打在他脚边,铺在水泥上的瓷砖被子弹掀了起来,震的阿ben人仰马翻,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张天德听到了枪响,连忙问:“ben哥?!ben哥?!出什么事了?!”

阿ben自顾不暇,一伸手,拽了两个被吓懵了的马仔挡在自己面前。

他在人墙后躲了一会儿,见对方没了动作。

刚刚松了口气,便见手机屏幕上,顾顺的名字跳了出来。

阿ben按了接听,顾顺的声音从听筒里流出来:“阿ben。”

顾顺嚼着口香糖:“你说刚这几枪,我是故意打偏了?还是不小心打偏了?”

阿ben浑身发抖:“顾顺,你想干什么?”

顾顺透过瞄准镜看着他:“你猜呢?”

阿ben说:“我警告你,不要故弄玄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个电话打过去,那傻子马上就没命。”

顾顺说:“那你打啊。”

阿ben踹了脚前面的马仔:“把手机给我!”

马仔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递给他。

阿ben说:“我真的打了!”

顾顺嚼着口香糖笑了一下。

张天德手机响了一声,他连忙接起:“ben哥,出什么事了?!”

阿ben说:“石头,现在马上杀……”

他话没说完,砰地一声枪响,阿ben手里的手机被打飞了,子弹贴着他的脸扫过,削掉了他半只耳朵。

阿ben惨叫一声,捂着耳朵倒在地上。

他的手机也摔在地上,顾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不好意思,太久没开枪了,准星有点不够。”

他笑了一声,声音戏谑:“不过你还有另一只耳朵,不妨碍你打电话的。”

阿ben被吓破了胆,捂着耳朵挣扎着爬起来,要往店里躲。

又是两颗子弹,一左一右打穿了他的脚掌。

阿ben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路过的行人被吓了一跳,抱着头尖叫着散开了。

莲香楼门前瞬间成了一片空地。

顾顺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阿光现在在哪?”

阿ben说:“你想知道,自己去找啊!”

顾顺笑了一声:“阿ben,想不到你这么有骨气。”

他说:“那接下来这颗子弹,我就不保证打在哪里了?”

阿ben一听,忙扯着马仔盖在自己身上。

又一声枪响,马仔的肩胛骨被打穿了,血流了一地。

顾顺说:“我数三声。”

他嚼着口香糖。

“一。”

阿ben对着大街乱喊:“你到底在哪?!你有种出来啊!”

顾顺的手指扣着扳机:“二。”

阿ben喊道:“顾顺!你这个缩头乌龟!你这个二五仔!是你杀了贤哥!现在还想杀我!”

顾顺把准星对准阿ben的脑袋,缓缓开口:“三。”

阿ben一个哆嗦,连忙喊着:“不要开枪!”

他跪坐在地上,一身的血污:“我说!我说!”

顾顺说:“你说。”

阿ben喘着粗气:“我把那傻子藏在……”

他又疼又惧,紧张的一句话都说的断断续续。

顾顺握着手机静静地听着。

忽然,耳机里传来李懂的声音:“顾顺,顾顺,你听得到吗?”

顾顺握着手机话筒:“你说。”

李懂说:“佟莉他们找到藏光仔的地方了。”

顾顺问:“在哪?”

李懂开着机车,跟在那台冲锋车后。

他看到佟莉和军装们从车上跳下来,握着枪奔进了路边一栋大厦。

李懂摘下头盔,抬头看了一眼:“佐敦道,半岛大厦。”

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

顾顺趴在天台上看过去。

见两辆警车朝着莲香楼开过来。

阿ben的声音断断续续:“佐,佐敦道。”

他说:“半岛大厦,A座,1120。”

顾顺盯着楼下看了一会。

忽然收枪,背着枪袋转身进了安全通道。

李懂说:“顾顺,我要进去了。”

顾顺说:“别急。”

他一边飞速往楼下跑一边对李懂说:“让差佬先去扫清路障。”

他钻进一台泊在路边的汽车。

把枪袋往后坐一甩。

顾顺说:“没有阿ben开口,屋子里那些马仔没人敢动光仔。”

他说:“把他们逼出来,我们才好下手。”

他一脚油门把汽车轰了出来。

顾顺说:“你给我盯紧光仔。”

他打满方向盘,飞跃过一个红灯:“我马上就来。”

评论

热度(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