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顺懂】陪你入眠

koikoi:




# ooc属于我,荣誉属于蛟龙全体





/1

在李懂这个星期第三次失眠的大清早,他出现在陆琛面前。

陆琛揉着刚刚睁开的眼睛,睡眼惺忪地坐到桌边。
“有什么原因吗?”

李懂认真思索,没找出来近期有什么值得自己挂念的事情,顾顺也难得没有在上铺翻来覆去。
按理说一切都很促进睡眠。

小陆大夫打着呵欠,从抽屉里翻出来一个长方体的小东西扔到李懂面前。

李懂翻来覆去地看,没用过,不知道是什么。

陆琛又扔过来一副耳机:“mp3里的东西我睡不着的时候就听,你先试试吧。”

说完陆琛就躺倒在了床上,没一会儿又是呼呼睡去。



/2

当天晚上。
李懂在床上躺好,鼓捣了半天才调试好,插上耳机,按了一下播放键的小三角。


“上回书说到,张飞张翼德下马来到——”

李懂被这个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但是认真听听,倒还真挺有趣。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不知不觉,李懂居然听完了一个完整的音频,而且毫无睡意。

音频自动切换下一首播放。

“大伙儿都熟悉啊,我叫郭德纲,中国相声界的小学生——”

李懂在床上笑得眼泪花儿都快出来了,还要努力不动不出声,憋得相当辛苦。


结果,原本都是隔一天一失眠的李懂。

连着两天失了眠。

第二天去找了陆琛,差点把机器砸在他头上。



/4

顾顺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李懂失眠这事儿,临睡前居然端来了一杯热牛奶。

李懂不想喝。

顾顺认真道:“睡前一杯奶,入眠来得快。”

李懂还是拒绝。

最后顾顺自己喝了那杯放凉掉了的奶,气吼吼地上床睡觉,留李懂一人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气的。


第二天徐宏听说了这件事,严肃地把李懂批评了一顿,同时教导他好好和顾顺相处,要让顾顺尽快产生集体归属感。

于是当天晚上,看着顾顺又一次放在自己面前的纯牛奶。

李懂咬咬牙,抬头一饮而尽。

顾顺是开心满意了,李懂却难受到后半夜。

凌晨三点去拉肚子拉得第二天训练都没能上场。

陆琛要撸袖子跟顾顺干架:“你不知道李懂有乳糖不耐啊?!”

顾顺挠挠头,让陆琛一拳打在自己胸口,没有还手。


/5

过了两天,顾顺又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一个偏方,说第二天要早早叫李懂起床,这样晚上就能困了。

于是,清晨四点,海上的日出还没见着,顾顺就把李懂从被窝里揪了出来,穿着短袖短裤一起上到甲板,从船头到船尾跑圈。

李懂前一天晚上又是后半夜才睡着,不足四个小时就又开始早练,中午就光荣感冒,去找陆琛要感冒药。


晚上李懂的鼻子彻底不通气了,睡觉要张着嘴,大半夜的被渴醒了,起床去喝水。

再躺倒床上的时候,总感觉顾顺在上铺乱动,床板吱扭响。

“顾顺顾顺。”李懂喊。

顾顺立马答应,趴在床边勾着头看:“难受吗?我去找陆琛过来。”

李懂舔舔嘴唇,干得爆皮:“不用,你别动,要不我睡不着。”

顾顺答应,果然,李懂再也没有感到上铺有一丁点的动静,就跟没人在那里一样。


早上李懂睡得迷迷糊糊,就是嘴巴实在是干得难受。

没过一会儿他就感觉嘴上有凉凉的液体,睁眼一看。
顾顺正蹲在自己床边,一手端着茶缸,一手拿棉签蘸着水往自己嘴上抹。

“你睡吧,跟杨锐说过了。”

李懂听到顾顺这么说,张张嘴:“渴。”

顾顺就把他扶起来,小心翼翼地把水杯放在李懂嘴边,慢慢抬高。

喝完水,李懂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脑子里混乱。

哎。

感冒真难受。



/6

等到李懂感冒好了,失眠的毛病却加重了,三天两头睡不着觉,脸上挂着两个大黑眼圈。

顾顺又不知道听谁说了一个方法,自己去烧了一大锅热水,端到房间来说要给李懂洗脚。

李懂一愣,看他朝自己走过来,赶紧躲。

“我自己会洗!”

顾顺拗不过他,只好帮忙放好了水,坐在旁边的小马扎上看着李懂。

李懂刚把脚放进去,就被烫了出来,在盆边试试探探好半天才完全泡进去,一脸狰狞。

顾顺看着他直笑,还没忘帮他添热水。


整整一个小时,把李懂泡出了一身热汗,被顾顺扔了床被子披着,防止着凉。

顾顺去倒水的时候,李懂就披着被子坐在床边晃着脚等水干,还能闻到被子上有和顾顺相似的味道。

居然清清爽爽,挺好闻的。

李懂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两口气。


顾顺进来,直接扯了条毛巾,单膝跪着,把李懂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认认真真地擦。

李懂想要把脚抽回来:“我自己来。”

这次顾顺用了力,李懂觉得他有点生气,因为都能感觉到顾顺用的力度不小。


于是,李懂又非常不解。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7

可是不知道是泡脚对李懂没用,还是泡得太热导致心烦,李懂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李懂披着被子又一次站到了陆琛床前。

陆琛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还是睡不着?”

李懂点头。

陆琛:“这次有原因吗?”

李懂想了想:“有。”

陆琛:“哦?说来听听。”

李懂:“我觉得顾顺在针对我。”

陆琛:“?”

李懂:“我乳糖不耐,他让我喝牛奶;我半夜才睡,他早上四点拉我起来跑圈;跑完步还不让回屋,在甲板吹风我就感冒了;他还让我泡脚,居然还帮我擦,这弄的我更睡不着了。”

陆琛眨眨眼,觉得自己心灵受到了冲击。

“他问副队睡不着怎么办,副队说喝牛奶,谁知道是你;他问石头睡不着怎么办,石头说早点起来锻炼晚上自然就困了;你感冒嘴干,他五点把我拽起来要润唇膏,我说没有:他又去问队长睡不着怎么办,队长说泡脚;至于他帮你擦这事儿,你可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他问的谁,可能是庄羽吧,佟莉可能性有点小。”

李懂被这一大段话说得有点懵,傻乎乎站在原地张着嘴。

陆琛指了指李懂披的被子:“你这是顾顺的被子吧。”

“啊?”李懂低头看看,“为什么啊?”

陆琛躺回床上:“不然还有谁的被子上能绣个6?”

李懂看了看被角,果然有个数字6。

六六大顺。

是顾顺的被子了。


那他前一天晚上是怎么睡的?



/8

李懂一天都没能见着顾顺,因为顾顺被杨锐派去领补给了。

李懂就坐在船头的甲板上,风吹在他的耳畔,呼呼的。

这才把他被陆琛说迷糊的脑袋吹得清醒一些。


其实,顾顺也是对他挺好的了,

李懂这么想。


但是这要说有什么事能展示出来这份好。

李懂却想不起来了。


反正今天是挺不好的。

因为顾顺不在啊。



/9

傍晚顾顺回来,给李懂揣回来了一罐蜂蜜。

“泡着喝喝,有助于睡眠。”

李懂看着他:“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顾顺惊讶:“你不是天天说我欺负你嘛。”

李懂低头看看蜂蜜:“也没天天说吧。”

“对你好不是应该的?”顾顺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多补了一句,“对待战友要像春天一样温暖嘛。”

“哦。”李懂点头。

顾顺后悔补了那一句,还不如直接说破。



/10

晚上。

顾顺听到李懂还是在下铺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开口问:“要不我数羊给你听?”

李懂静了一下,然后开口:“好啊。”

顾顺从上铺跳下来,坐在李懂床边。

李懂让了让:“你上来吧。”

顾顺就躺在了外侧,把手放在李懂腰间轻扶着,两人面朝墙面。



/11

顾顺:“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数了七八十只羊,顾顺自己稍微有点困,听了听李懂的呼吸声,虽然悠长平稳,但还是没有睡着的动静。

顾顺准备接着数下去,听见李懂说话。

“数羊这法子你问的谁?”

顾顺一愣:“没,不是睡不着就数羊吗?”

李懂:“那每个战友睡不着,你都给他们数羊?”

顾顺闻言停顿好久,然后凑到李懂后脖颈处轻轻亲了一下。

“没,就给你数,陪你入眠。”

李懂动了动,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躺好:“那你接着数吧。”

顾顺继续开始,还没数够十只,就听到李懂的呼吸声有了轻微改变,显然是睡着了,于是不觉嘴角带笑,也闭上双眼。



/12

一个星期过去,李懂也没来找过陆琛。

小陆大夫有点奇怪,这失眠怎么就突然好了,于是抓着李懂问是不是有什么奇招妙招。

李懂耳根泛红:“就……数羊啊……”

陆琛怀疑:“就数羊?”

李懂点头:“对啊。”

陆琛嘟嘟囔囔,还是有点怀疑。


/13

李懂朝着船头等自己过去的顾顺走去,入眼的画面能够用一切他已知的美好词汇形容。

碧海蓝天。

鸥歌风俏。

相携相立。

意气风发。



/14

当然只是数羊。

只是是陪我入眠的人数罢了。












来自灵魂深处的逼问:甜?

评论

热度(1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