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顺懂】肌肤饥渴症

幻想家:

01




李懂觉得他的主狙击手最近得了肌肤饥渴症。




得出这个结论,还要追溯到红海行动结束之后,蛟龙一队返回舰队休整。


这次行动里石头脸上受了重伤,大家一度以为他会撑不下去,但回来后经过调养恢复很快,不久就返回了小队。


虽然战场受伤有一点小失意,但石头的情场却是相当的得意。


他那点小心思在行动被佟莉知道,飒爽的女机枪手也发现自己其实也喜欢这个不善言辞却可靠的高个子。


事情就这么成了。


整个蛟龙一队都衷心祝福他们,白头偕老。


除了队长杨锐在私底下总是担心地朝徐宏念叨:“这核心团队之间不能乱搞男女关系啊,万一出任务的时候双方因为担心对方不能正常执行任务怎么办呢?”


副队长徐宏则波澜不惊,淡定地回复:“那夏楠怎么算?”


杨锐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夏楠……她不能算核心团队。”


接着便是什么“临时入队的不能算一个团队”啊,什么“最多也就是编外人员”之类的。


舰队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但是李懂快活不起来。


罗星受伤后一直没能归队,于是新来的狙击手顾顺就成了李懂的新室友。


理论上说,他们俩在红海行动的时候就已经培养了不错的默契,室友生活也应该顺利和谐。


但李懂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经过蛟龙一队观察员自发的仔细观察,他终于发现了原因——


顾顺靠他太近了!


或者说顾顺总是有意无意地喜欢跟他有肢体接触。




例如团队吃饭的时候,顾顺一定是紧靠自己坐。


两个高个子坐一起,腿总是会一直碰到,他把腿挪过去一点顾顺就跟过来一点,总之就一定是要挨着。




再例如,早上集合的时候,他们会一起挤在宿舍那间小得可怜的卫生间洗漱。


他对着镜子刷牙,顾顺站在他身后要从水龙头接水打湿毛巾,双手拂过他的腰际,打开水龙台开始接水,整个动作好像从后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


收回双手的时候,顾顺故意在他腰上挠了一下,李懂随着他的动作哆嗦了一下。


顾顺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在李懂腰上多挠了几下。


“哈,懂啊,你是不是腰上怕痒?”


李懂默念了三遍“他有肌肤饥渴症,他有病我要体谅”才控制住自己把嘴里的牙膏沫吐到洗手池里而不是顾顺脸上。




再再例如,李懂每次想去小卖部买点东西,顾顺都要跟着,搞的跟幼儿园手牵手去郊游一样。




陆琛有次感叹他俩就像是铁拐李和狗皮膏药、肉包子和狗,整天腻在一起,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


庄羽忍不住吐槽这两成语不是这么用的。




李懂很烦恼,于是趁着训练空隙上网搜了下。


热心的网友告诉他这种情况叫做肌肤饥渴症。


这个问题说大呢不大,毕竟顾顺走路挽着他、坐下靠着他也不是什么违反法纪的事情。


李懂觉得吧,他其实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他们都是上过战场见过生死的人,见过一卡车的残肢碎肉,因此健康的、完整的肢体会让他本能地感到心安,能够触摸几下就会极大缓解他心中的焦虑与不安。


与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类似,反复出现的战争闪回让人紧张不堪,但是美好的事物会缓解这种紧张。


更何况,他也不是女孩子,被顾顺摸一下不会少一块肉。




但是现在他们刚训练完热得浑身都是汗,顾顺还要紧贴着自己就有点过分了。


顾顺穿着的黑色背心,早就被汗水浸湿了,粘哒哒地贴着李懂的白色背心。




“……顾顺。”李懂斟酌着开口。


“咋,懂你渴了?来,喝水。”


“不是,我不渴。”


“哟,还不好意思了。”


顾顺把手里的矿泉水瓶盖打拧开,递给李懂。


李懂只能结接过来,低下头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于是顾顺的手就落在了因为低头露出的后脖颈上,仔细地用手指把李懂脖子上的汗珠一滴滴擦去。


顾顺手的温度烫的吓人,李懂的心跳也突然变快了。




李懂想,顾顺治好了他容易紧张的毛病,那作为一个可靠的观察员,治好他主狙击手的肌肤饥渴症也是他分内的事情。






02




确认顾顺的病情之后,李懂第一个找的人是陆琛,他们队的医疗兵。


在整个蛟龙一队里,陆琛跟李懂还算熟。


这倒不是因为李懂经常光顾医疗室。


陆琛作为医疗兵,认识的女兵很多,之前他就经常帮着女兵到宿舍送情书给罗星。


一来二去,陆琛也就跟罗星的舍友李懂混熟了。




陆琛看到李懂之后,表情看起来有点心虚。


“小懂,不对,懂哥!我真知道错了。”陆琛露出狗腿的笑容。


“……啊?”这个开场白让一心求医的李懂有点茫然,一时间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他。


陆琛显然把这种疑惑的眼神理解成了“你倒是说说你错在哪里了”的意思,于是开始进行自我反省。


“这事真的是我的错,是我意志不坚定,是我容易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迷惑了双眼。顾顺也为此找我谈过了。”一想起顾顺谈话时的态度,陆琛就一哆嗦,真是对待敌人像冬天一样残酷无情。“他也说了,让我以后离他的私事远一点。”


“……顾顺自己跟你说的?”


李懂有点惊讶,他倒是没想到顾顺会主动跟陆琛透露自己有肌肤饥渴症。


“是啊,他没告诉你嘛?”


“……没有。”


“小懂你别多想,顾顺不跟你说肯定是怕你担心。他跟我谈的时候也说了这事他自己会处理好的。”


“我没多想。”


“这是他的私事,他自己都有信心处理好,小懂你就别担心了。”


李懂陷入了沉默。


顾顺跟陆琛交底的行为出乎他的意料。从陆琛的说法来看,顾顺听起来还特别不想别人管这个。


于是他对陆琛点点头,离开了陆琛的宿舍。




看着李懂离开后,陆琛开始跟舍友庄羽抱怨。


“庄羽你说我惨不惨,不就是没经受住女兵同志糖衣炮弹的诱惑,帮忙带了封情书给顾顺吗?结果顾顺把我说了一通,连好脾气的小懂都来兴师问罪。”


“你这叫自作自受,人家两个人整天如胶似漆的,你捣什么乱啊?”


“什么叫捣乱啊?这是我作为单身狗最后的尊严。”


“尊严我没看见,单身和狗腿倒是表现得很明显。”


“不过你还别说,小懂就是脾气好。你看我解释了两三句,他就不生气回去了。”




好脾气的小懂显然跟你谈论的不是一件事。






03




李懂找的第二个人是罗星。


虽然顾顺不想别人知道他的病,但是李懂实在是担心,他想着从跟顾顺很熟的罗星身上旁敲侧击一下,也许会有帮助。


自从罗星受伤住院接受治疗,李懂每周末就会雷打不动地给罗星打电话。


每次电话的时候,顾顺总是喜欢在旁边捣乱。


于是今天李懂特地挑了个顾顺去洗澡的时间跟罗星打电话。




团队训练情况例行跟罗星报告完,李懂开始犹犹豫豫地想跟罗星讨论一下顾顺的肌肤饥渴症问题。


李懂:顾顺他……


罗星:小懂啊,顾顺这个人吧,拽,大少爷脾气,还有洁癖,不是上战场就恨不得跟人隔上3米,好像别人身上都带着感染细菌一样,让人忍不住想揍他。不过他人还是不错的,你也别真的揍他。


李懂:他真的有洁癖?


罗星:真的啊,他每次来医院探病,就一个人杵着,从不坐。知道为啥嘛?因为他嫌弃医院椅子和被褥脏。


李懂:……这我还真没想到。


罗星:不是哥不帮你。小懂啊,我说句话你可别生气,你一个人可能真揍不过他。你要是真生气,就等我归队之后咱俩一起揍他丫的。


李懂:……




李懂挂了与罗星的电话,坐在床上思考问题——洁癖跟肌肤饥渴症是不是冲突啊?


李懂有件粉蓝色的条纹睡衣,胸口还印了个粉色的Hello Kitty。


衣服自然是李懂的妈妈买的,美名曰“穿了看起来精神”。


李懂精不精神倒是不知道,不过李懂穿这个睡衣倒是把顾顺笑精神了。




刚洗完澡回到宿舍的顾顺看到穿着粉蓝色睡衣缩在床上对着手机发呆的李懂笑了好一阵,弄得李懂都担心他要笑岔气了。


“还别说,你这睡衣挺可爱。”


“我不是穿给你看的。”


“但是我看到了啊。”


变扭的吵嘴让李懂会想起了他们在沙漠里的行动。


那时候他们刚刚打退敌人,顾顺为此牺牲自己的作战帽,一脸狼狈。


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时间,他却顶着一张花脸来跟自己吵嘴。


沙漠中的风总是来得出乎意料,吹起黄沙漫漫。


吵着吵着,那时候的李懂突然就不那么紧张了,而现在,他觉得可能有点明白顾顺在仅有的休息时间与他吵嘴的原因了。




一瞬间李懂的脸就红了起来。


他躲进被窝了,用被子把把自己胸口的Hello Kitty盖住。




“诶,你别躲起来。”


“……顾顺你别闹,我要睡了。”


“熄灯时间都没到你就睡了?还真跟我们舰上的女兵一样睡美容觉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舰上的女兵睡美容觉?”


“我这不是帮你了解的嘛。”


“……我可去你的吧。”


“小懂同志,军队里注意文明用语。”


“……我可去您的吧?”




顾顺被李懂逗笑了,朝李懂露出一个招牌的微笑。


然后趁着李懂也对他笑的时候,抓住时机快狠准一下把李懂手里攥着的被子拉了下来。




“别动,我看看这个Hello Kitty。”


顾顺的一只手贴到了李懂胸口——的Hello Kitty上。


可能因为刚洗完澡的原因,顾顺的体温比李懂要高些。


隔着薄薄的布料,顾顺的体温传到了李懂胸口。


李懂觉得自己心跳更快了。


“这么大人了,还对Hello Kitty这么感兴趣。”


李懂对顾顺的行为嗤之以鼻。


“这么大人了,还穿Hello Kitty睡衣啊。”


顾顺挑挑眉,彼此彼此。


“怎么Hello Kitty不好吗?不好就别摸了。”


“Hello Kitty当然好。我……这不是特别喜欢Hello Kitty吗?改明我也买一件。”




李懂看着放在自己胸口的手,得出一个结论——顾顺的肌肤饥渴症比他的洁癖更加严重,虽然他觉顾顺跟本没有洁癖。




陆琛后来特地来宿舍想嘲讽李懂的睡衣,结果被穿着同款睡衣的顾顺逼退回去。


这就是后话了。






04




李懂最近得出一个结论:肌肤饥渴症会传染。


不然很难解释他突然对顾顺的肌肉产生了想摸一下的感觉。




现在是他们摔跤训练,抽签后他跟顾顺一组,陆琛和佟莉一组(石头提出异议但是被驳回),石头跟庄羽一组。


杨锐和徐宏不参与。




训练的时候,顾顺穿着他那件黑色背心正在热身,露出了形状饱满的肌肉,李懂突然就觉得这样的顾顺很性感。


于是他没控制住自己,走到顾顺身边,伸出手摸了摸顾顺手臂上的肌肉,还戳了两下。


嗯,弹性真不错。




训练房一下变得安静得诡异。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正在跟陆琛练习摔跤的佟莉,她趁着陆琛东张西望一个过肩摔把陆琛摔在了毯子上。


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顾顺,他在陆琛的痛呼声中,按着李懂的手在自己肌肉上又摸了两下,笑容灿烂到欠揍,连虎牙都露出来了。


“怎么样,哥的肌肉手感不错吧。”


是不错,李懂赞同,但他不想让顾顺继续嘚瑟下去了,好歹他自己的肌肉也不差好嘛。


“还……还凑合吧。”


“你摸了哥的肌肉,想着用什么还?”


李懂心想可去你的吧,你之前一直摸我的时候我收你钱了吗?你动手动脚一次我收费一次我现在已经直奔小康了吧。


“你怎么这么小气?”


“所以李懂同志这是打算白摸哥的肌肉了吗?”顾顺的口吻瞬间化身被恶霸调戏了的良家少女的委屈样子,“那我只能去申请让队长评判,主持公正了。”




“要请我评判什么?”


不放心大家队内训练的杨锐正巧走进来。


“评判这次队内摔跤训练。”顾顺从善如流。


“这次训练是大家自发组织的,证明了大家一起向上的决心,这是很不错的。”杨锐看了眼倒在毯子上的陆琛,补充道,“但是陆琛实在不像样子,虽然你是医疗兵种,但是实战素质也要跟上全队水平。”


陆琛:“……”


杨锐继续评判:“其他人训练完就先解散吧,陆琛留下来,我帮你练习练习摔跤。”


陆琛心想,顾顺我日你仙人板板的,这仇我就先记下了。




既然得到了队长的首肯,顾顺和李懂肩并肩走回宿舍。


“你知道有谁可以白摸哥肌肉吗?”顾顺忍不住逗李懂。


李懂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答案好像在他嗓子眼,他觉得自己应该知道但是却说不出口。


见李懂不开口,顾顺补充道:“那个人不仅可以白摸哥的肌肉,哥每个月的工资啊补助啊都还要上交给他,懂你猜猜是谁?”


“……你妈?”


“……”顾顺哑火了。




李懂内心正在天人交战,他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越过顾顺所谓的私事防线,跟他聊一下肌肤饥渴症的事情,毕竟李懂现在好像,也患上了这个病。


秉持了有病一起治的关心同志原则,李懂决定直接跟顾顺坦白。


“顾顺你不要不好意思啊,你是不是有肌肤饥渴症啊?”


“……啥?”顾顺被李懂的直球打蒙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呗。”李懂的声音听起来特别诚恳,“你这段时间不是有事没事就喜欢往我身上靠或者缠着我吗?”


“操,不是吧李懂,你觉得那些,都是什么肌肤饥渴症导致的?”


“……”李懂想着,顾顺果然觉得这是私人问题,竟然不承认。


顾顺有点头疼地盯着李懂。


这家伙比他想象得还木。


“懂啊,你谈过恋爱吗?”


“我当然谈过!”


“哦, 你竟然谈过?”


李懂撇撇嘴,言简意赅地说了下他恋爱的经历——长发白衣的高中同班女同学经常跟他一起约好在图书馆某个固定位置自习,他俩虽然平常也不说话但是就是一直很默契地在那里自习,后来那个漂亮的女同学跟班里另一个男生好上了,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过那个自习的位置上。


“你管这叫谈恋爱?”顾顺笑了,觉得李懂的一切行为都有理有据起来,“懂啊,这往好听了说,叫暗恋;难听了说,是备胎。”


“……”


“那你那个时候有没有特别想牵那个女孩子的手啊?”




李懂仔细思考顾顺的问题。


长发白衣的姑娘早已面容模糊,他幻想自己回到高中,坐在那个原来的自习位置上。


姑娘静默无语地自习,阳光通过窗户射到桌面上。


这是李懂当年心里最幸福的场景。


只是此刻,李懂突然觉得现在过于安静了。他不习惯了。


他不习惯什么呢?


——少了顾顺的啰嗦,少了顾顺的有意无意地靠着他。


他想牵姑娘的手吗?


李懂在幻想中再次抬起头,盯着姑娘看看。


面前纤细的姑娘变成了顾顺的模样,挑着眉对他笑。




李懂的心跳再次加速。


其实他早该明白是不是?


并没有什么肌肤饥渴症不是吗?




“……现在不想了。”


“那你现在想牵谁的手了?”


“你。”






05




蛟龙一队主狙击手顾顺的肌肤饥渴症不仅没好,而且更严重了。


不过万幸的是,他的“病”只对自己的观察员发作,看起来问题不大。


除了他们的队长杨锐,比之前更加忧愁地担心起来:“核心团队之间不能乱搞男男男女关系啊。” 



评论

热度(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