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顺懂】你最可爱

五月梅花:

 


 


 


 


*


 


普希金说: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后,还是这样说。


 


李懂合上书感叹文人总是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将浪漫这件事发挥到极致,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顾顺探出半个身子抬手抽走了李懂手里的书说:“我最瞧不上文化人说情话了。”


 


李懂回过头去,看隔壁床的顾顺问:“人家怎么你了?”


 


顾顺啧了一下,极为不满的神情:“这让我们这些普通人还有什么活路?”


 


李懂心想,我们好歹也是保卫国家的战士,怎么能说是普通人。拉了被子去够墙头的开关,试了好几次都没够到,有些不满地说:“顾顺,我就应该和你换个床睡,开关在这边,我每次够好半天。”


 


“换什么换,下次睡我床啊,我不嫌挤。”


 


顾顺时常说出这样的话,大多数时间里,李懂选择不予回应。


 


 


 


大概是从小就是个乖宝宝,李懂给大家的印象从来都是内向话少,训练刻苦的小孩。


 


杨锐说,李懂是一个不让人操心的人;佟莉说,李懂时乖巧的弟弟;庄羽说,李懂认真起来十匹马都拉不回来。唯有徐宏说,李懂是一个别扭的人。


 


徐宏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临近过年的时候,一群人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李懂也不例外。队长安排工作,谁和谁顺路一起走,谁有车送谁一程,到了李懂这里,自然要和顺路的顾顺一起走。


 


杨锐给了顾顺两个红色的礼盒,说是过年带回去的年货,一人一盒,东西还没交到顾顺手上,就被一旁的李懂拿走了其中一盒。


 


“没事,队长,我自己能回去。”李懂拿着行李就要往外走,被一旁的徐宏拉了回来。


 


“原本就顺路,一脚油门的事。”徐宏说话的时候拉着李懂的胳膊不松手。


 


“可是我……”李懂还想说话。


 


“没什么可是的,这是命令。”杨锐拿出领导的架势,拿过李懂的行李就往顾顺手里塞。


 


两个狙击组成员眼巴巴的看着正副队一锤定音般的把他们往门外一推,连张口说句再见的时间都没有,门就“嘭”的一声关上了。


 


那是徐宏第一次觉得李懂别扭,他们认识很久的时间,李懂脾气随和,鲜有如此。他见过两次不一样的李懂,一次是顾顺刚来那天,两个人不过初见就有很明显的气场不和。徐宏觉得有趣,就好像是发现了一个事物多面性的那种有趣。


 


还有一次,就是现在。


 


两次都是因为顾顺。


 


徐宏说李懂别扭的时候,杨锐不解:“都是好队友,有什么好别扭的。”


 


徐宏想了想,又低声的笑起来:“谁知到呢。”


 


 


 


*


 


后来有一回,大家一块儿去看罗星。


 


罗星恢复的不算很好,轮椅上已经用的很熟练。他开玩笑的说自己,后半辈子可能离不开这个轮椅了。


 


谁都没说话,倒是李懂,气呼呼的吼他闭嘴。


 


临走前,所有人都说了祝福的话,唯有李懂在一旁默不作声。罗星问他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李懂白了他一眼,罗星又追加一句,那你说点好听的呀。


 


李懂憋了半天,憋出一句:“那你,加油。”


 


一群人都乐了。


 


回去的时候,顾顺和李懂走在最后,顾顺问:“你这个人怎么双标啊。”


 


李懂侧头去看他,面带疑惑。


 


“罗星逗你,你就回应,我平时逗你这么多回,也不见你理我呀。”顾顺说话的时候,带着一张苦兮兮的脸,许是真的觉得委屈。


 


“不一样的。”李懂小声说。


 


“有什么不一样?”


 


“那个时侯我刚来就知道他很厉害,罗星与其说是我搭档,其实算我半个师傅,”李懂说话的时候看着前方,语气平静却沉重,“那个时侯,我的状态很不对,总是慌乱,队长说我抗压能力差,这种状态根本没法实战演习。”


 


顾顺心想,我刚见你时的抗压能力,也不见得有多好。


 


“罗星就一遍遍的和我说,李懂,别紧张,稳住。有的时候,我觉得他更像我的长辈,他在那里,我多少会安心些。罗星很厉害,很多他的技术,心态,我都学不来,我不如他,可是现在站着的人,却是我。”


 


顾顺抬手去揉李懂的脑袋,他想问他,那我呢。


 


我们现在是搭档,也相互训练。我教过你狙击技巧,也教会你如何克服压力。我说李懂别动,你就真的不动了。我说你一定行的,你就一枪命中。那现在站在你身边的我呢,能让你心安吗?


 


顾顺终究还是没有问,不过说了句:“别难过了,你很优秀。”


 


倒是李懂有些惊讶,顾顺的手依旧停留在李懂的脑袋上,而对方似乎有些脸红。李懂歪了歪头,躲开了顾顺的手,加快脚步跟上了大部队。


 


这倒是个有趣的反应。顾顺走在后面,将手插回裤兜,慢悠悠前行,心情大好。


 


 


 


*


 


后来顾顺私下问过几回李懂,“我和罗星不一样,是哪种不一样。”


 


李懂起先不理他,被问的次数多了,便不耐烦的说:“他才没你话这么多。”


 


“我那是喜欢你,才和你说这么多话的。”


 


李懂有些脸红,即便他知道顾顺总是说一些这样暧昧不清的话,他还是没由来的脸红。


 


李懂说不清顾顺之与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这很难解。


 


如果要李懂评价评价罗星,他大概能一口气说上好几十分钟,他的优秀,他的沉稳,他训练时的全神贯注和他战场上的英姿飒爽。


 


可是换成顾顺,李懂却一时语塞,他知道的,顾顺明明是和罗星一样优秀的人,可是他却只能说出,这个人一副拽得不行的模样,整天说些不过大脑的荤话却还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他不爱吃芹菜,却狂爱土豆,明明在战场上神情冷漠,却能对墙角的流浪猫流露温柔。他睡觉不打呼噜,可是偶尔太累的时候会说梦话,像小孩在呢喃,虽然第二天一定不会承认,一脸无赖的样子十分可恶。


 


糟糕。


 


李懂如临大敌。


 


顾顺肉眼可见的发现李懂变得僵硬,一双眼睛瞪得硕大,他问:“懂啊,你怎么了,是中邪了么?”


 


李懂“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就往外跑,路过的徐宏在身后大喊:“李懂,你干嘛呢,赶着投胎啊。”回过头来看见一旁的顾顺,用眼神询问他。


 


顾顺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


 


 


 


*


 


李懂生日那天,全队人给他过了个生日。


 


蛋糕是佟莉订的,巧克力丝绒上面是一个精致的望远镜,旁边放了一把黑色的狙击枪。杨锐说着要先许愿,点了蜡烛就去关灯,李懂被大家围在中间有些害羞的挠挠头。


 


“快许愿,许完了吹蜡烛。”陆琛在一旁催促。


 


李懂十指相扣的低头许愿,蜡烛忽明忽暗,顾顺突然觉得这一刻的李懂特别可爱。看过去不过20出头的脸,圆润却有棱角,睫毛在黑暗的灯光里根根分明。大概是烛光让人昏沉而恍惚,顾顺在那一瞬间里看见明亮绚丽的光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开灯以后大家推搡着李懂逼问他许了什么愿望,李懂依旧是腼腆的样子,小声的说:“世……世界和平。”


 


佟莉不满:“哪有人生日许这种愿望啊。”


 


庄羽说:“说不定他许了什么情情爱爱的小秘密,不愿意告诉我们。”


 


大家一起起哄,作势要拿蛋糕往李懂脸上拍,一旁的顾顺一把拦住偷偷拿起盘子的石头说:“好了,快吃蛋糕吧,别闹了。”


 


李懂有些感谢的看了他一眼,两个人悄悄的往边上挪。大家都在兴致勃勃的吃蛋糕,顾顺也挖了一勺放紧嘴巴。


 


“所以你刚才到底许了什么愿望啊?”他小声问。


 


“真的是世界和平。”


 


“怎么,连我也不愿意说么?”


 


“世界和平,很重要的。”


 


顾顺看着一脸严肃认真的李懂,突然笑起来。


 


李懂有些好奇:“你笑什么?”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后,还是这样说。”


 


李懂一顿,抬头撞上顾顺的目光,他是他看过最为宽阔的大海,带着静谧和庄重。顾顺神情严肃,又带着笑意,李懂知道,这次他没有开玩笑。


 


他突然手足无措起来,耳尖泛红的悄悄去看周围的人,他们仍在欢谈嬉闹。


 


李懂犹犹豫豫的说:“你不是说瞧不上文化人说的话么?”


 


“我是瞧不上他们,可我,瞧上你了呀。”


 


 


 


---end---

评论

热度(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