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顺懂】观察员日记

koikoi:




# 私设如珠穆朗玛峰
# ooc属于我,荣誉属于蛟龙全体
# 写文很辣鸡





/1

李懂有一个日记本。

这事儿顾顺是才知道的。
而且他也是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有海员日记。

顾顺对此不屑一顾,嚼着口香糖拍拍自己的圆寸。
“哥脑子好,用不着!”


但是顾顺却对李懂的日记很感兴趣。
琢磨着什么时候要过来看看,美其名曰,关注队友思想健康。





/2

上午射击训练的时候。

顾顺作为一名全军出名的狙击手,自然是当仁不让地以最快的速度打了满环,然后就扭头去看自己旁边趴着的李懂。
李懂聚精会神地盯着靶心,严格遵守三点一线,然后扣下扳机。
顾顺看着他那副认真的样子,感觉上下两片嘴唇都在用力,觉得好玩。

杨锐拿着靶纸,让徐宏做了个记录,站在队员面前宣布:“庄羽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个通讯兵搞的就是高精尖技术,怎么连陆琛都干不过呢?”
庄羽:“……”
陆琛:“……”

杨锐又朝向俩机枪手:“石头佟莉你俩商量好的吗,非得打一样的靶数,那也应该是满环啊,差两环好听还是好看啊?”
佟莉看看石头,小小声:“你学我啊。”
石头摇头:“没,就——默契呗。”
杨锐皱眉:“给我站好了,搞什么小动作?!”

然后转向顾顺李懂:“顾顺还是不错的,满环,继续保持啊。李懂差一环,以顾顺为目标继续努力!”
李懂一个抬头挺胸:“是!”

顾顺偏头看看李懂,还是连上下嘴唇都在用力,抿在一起,忍不住喉结上下滚动一下。


杨锐一说解散,顾顺立马勾着李懂的肩膀往食堂跑。
“快快快!要不新出锅的热豆腐就被人抢完了!”
李懂被迫跟上顾顺的步伐,路上几次想张嘴都被迎面而来遇见的海员给撞了回去。

等到终于落座,李懂看着对面的顾顺刚张了张口,就被顾顺抢了白。
“谢你帮我拿筷子啊。”
然后抽走了李懂手里唯一的一双筷子。

李懂又闭上了嘴,默默起身又去重新拿了一双,回来却发现自己跟顾顺的餐盘换了换。

李懂:“你——”
顾顺看他,一脸无辜:“我怎么了?”
李懂叹了口气:“没事,吃吧。”

顾顺低头,心里却在偷偷地笑,之前在伊维亚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小观察员攒着一股子劲跟自己对抗,结果却是个小猫长了老虎脸。

所以,没事逗一逗,有益身心啊。


但是中午回房间休息的时候,顾顺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去洗了把脸回来,就看见李懂拿着自己的小日记本坐在桌前写着什么,一听见他回来的动静就赶紧收起来压在枕头底下。

顾顺:“写什么呢?”
李懂支支吾吾:“没什么啊,就——练练字。”
顾顺了然微笑:“还练字?准备给哪个小姑娘写情书呢?”
结果李懂耳根一红,上床闭眼不理他了,日记本刚好在后脑勺底下压着。

顾顺比划了半天,觉得在不惊动李懂的情况下拿他的日记本还是不大保险,只好也上去睡觉了。




/3

下午格斗训练的时候。

杨锐大手一挥,两两一组,自己练习。
顾顺李懂自然一组,狙击组嘛,大家都懂的。

其实按理说,李懂的身材是稍微比顾顺壮那么一点点的,但是顾顺赢在个子高。
而且李懂这几天没好好吃饭——因为他的餐盘每次都会和顾顺对换。
而顾顺那张欠嘴导致食堂大妈总是翻着白眼手抖几抖,才把勺里剩下的菜汤倒进顾顺餐盘里。

所以,李懂一开始输的很惨。

就是惨到那种一直都在垫子上摸爬滚打。


旁边的佟莉看不下去了,毕竟李懂还是老朋友,以前罗星都是照顾加教学,结果现在遇上顾顺,说好听点叫磨练,通俗来讲叫欺负。
“小懂,咱俩练。”
顾顺:“你跟石头练得好好的——”
佟莉:“他总让我没意思。”
石头:“莉莉你就这么说出来,还是有点不好吧……”
顾顺也无所谓,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就去跟石头对练,结果摸爬滚打的那个变成了他。

佟莉一边教李懂一遍和他练习,小声说:“顾顺要是再欺负你,你就直接来找我啊。”
李懂眼睛里亮晶晶的:“啊?他没欺负我啊,不是练习呢嘛。”

佟莉没话说了,既然当事者都觉得挺好,旁观者还是洗洗睡了吧。


顾顺被心情郁闷的石头打得颧骨上青了一块,挂着彩回了屋。
一进门又是看见李懂趴在桌前写日记,一笔一画,特别认真。

顾顺:“又练字呢?”

李懂看见顾顺有点慌张,赶紧把小本本收起来。
“啊——是,是啊。”

顾顺坐在桌前:“那你接着练啊,我又不影响你。”
李懂又把本子往里边塞了点:“练,练好了啊。”
顾顺一乐:“这么快,给哥看看呗。”
“不行!”这次倒是没有结巴,立马反驳。

顾顺又是一鼻子灰,盘算着正面交锋不行,还是得打地道战。

等等,不然试试怀柔政策?



/4

船上的水果总是稀罕物,每次都是补给船刚离开的一段时间有供应,虽然蛟龙一队总能分到,还却还是不够吃。
李懂每次都是抱着一个苹果闻了又闻,等到皮都快皱巴了才吃到肚里。
顾顺就趁着训练之后午饭之前的休息时间跑去厨房和三号窗口的小姑娘——俗称水果姐套近乎。


顾顺是谁啊,入伍前号称全校撩撩一等嘴,自然几句话把小姑娘逗得抿嘴偷笑,眉眼弯弯。
顾顺一看时机成熟,赶紧抛出小炮弹,顺利拿到了大苹果一枚,顺便又是一个夸奖。

“你可比苹果好看多了,香香甜甜回味无穷啊。”

果不其然,小姑娘双脸红扑扑的,看都不好意思看顾顺。
顾顺心满意足一扭头,刚好看见李懂端着个餐盘看向这边,满脸错愕。

顾顺招手:“等哥一会儿啊。”


顾顺坐下的时候看见李懂手里拿了一双筷子,盘子上放了一双筷子,一看就是帮自己拿的,伸手就去抓。
“谢——”
李懂手稍微一动,筷子掉到了地上,顾顺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掉了。”李懂面无表情地叙述,“自己去拿吧。”
顾顺笑:“哥受伤了。”
李懂自己扒饭:“你用脸走路还是用脸拿筷子啊?”

顾顺被噎得反应不过来,只好去自己去拿了一双,回来之后凳子还没坐热呢,就看见李懂啪地站起来。
“哎李懂,你再坐一会儿呗。”

李懂扭头看看顾顺:“这么大人了吃饭还要人陪吗?”

顾顺被噎得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尤其是这一幕被旁边的陆琛庄羽看见而且毫不留情地取笑他之后。


等顾顺回屋,李懂果然是在写日记,但是是趴在自己的床上。
顾顺讪讪:“懂啊,你在桌上写呗,趴那儿对视力多不好。”
李懂:“那你多吃苹果啊,多吃苹果视力好。”

顾顺明白了,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就从兜里掏出来那个苹果。

“还以为什么呢,给。”

李懂看看苹果,别过脸去:“人家给你的,我可不要。”
顾顺笑:“但我是给你要的啊。”
李懂看了眼顾顺,顾顺把苹果递到他嘴边:“吃吧,想吃再跟哥说。”

李懂一骨碌爬起来,拿着苹果犹豫半天,还是说。
“对不起……”

顾顺笑:“咱俩都这关系了,说啥对不起。”


李懂啃完了苹果,躺到床上准备睡觉。
顾顺:“你咋不写日记了?”
李懂:“有什么好写的?”
顾顺:“我给你个苹果呢!这种大事不应该记录一下啊?!”
李懂眨眨眼,拿起被子盖住脸,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谁写日记了,练字呢。”


顾顺彻底丧失斗志了,居然这都不好使,那还是直接拿过来看吧。

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



/5

一天晚上,顾顺回来的早,李懂没在屋里。
顾顺就坐在桌边,眼睛止不住地往李懂床上飘。
最后还是一拍大腿——“我就看看又没什么关系!”

顾顺随手翻开一页——

2018/3/8
顾顺

2018/3/9
顾顺

2018/3/10
顾顺
顾顺


顾顺:“???”

什么情况?

顾顺又前后翻了几页,除了一些李懂记录的思想教育课内容之外,就是他的名字。

顾顺把日记本合上,塞回到李懂的枕头底下,一脸费解。
大脑失去转动能力到李懂回来的时候,顾顺还坐在他床上。

李懂一进门,看见顾顺坐在自己床上,一脸木讷。
“你怎么了?”

顾顺回神:“啊?啊看——看你这个床很舒服啊,比上铺舒服多了。”
李懂疑惑:“是吗?星哥没说过不舒服啊?”
顾顺打着哈哈:“哪儿啊,舒服多了。”
李懂认真思考了一下:“那你要跟我换吗?”
顾顺:“啊?!”


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
顾顺和李懂做完呼吸训练,自觉从下铺爬了起来,上爬梯之前看向顾顺,目光闪烁,像是有什么要说。
但顾顺等了半天,李懂还是叹了口气,一句话没说地爬上去睡觉了。
反倒是顾顺在下边瞪着上铺的床板,失眠了大半夜。



/6

第二天顾顺顶着个大黑眼圈,难得没去跟李懂一桌吃饭,反倒是抢了杨锐的位置。

“副队啊——”
顾顺咬着纯牛奶的吸管,一脸扭扭捏捏。

徐宏:“有话说,有屁放。”

顾顺:“他们都说,有心事找你啊。”

徐宏挑挑眉,觉得顾顺向来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一样居然还能有心事?
不过看看他眼周浓重的黑色。
嗯,还果真是有事。

徐宏放下筷子,面带微笑,大眼睛里噙满柔和:“你说。”

顾顺还是难得扭捏:“你说,你要是在日记本里写满一个人的名字,能是因为什么啊?”

徐宏笑眯眯:“你写谁,还是谁写你了?”

顾顺讪笑:“副队,看你这话,谁写我我还能知道啊?”

徐宏点头,了然:“哦,有人写你了。”

顾顺:“……”

顾顺:“副队眼睛真尖。”

徐宏:“不然白瞎这俩大眼睛了——言归正传啊,这种情况吧,针对你,只有两种可能。”

顾顺聚精会神。

徐宏伸出一根手指头:“恨之入骨。”
顾顺心里咯噔一下,但又觉得不应该啊,就算李懂不喜欢自己也到不了这种程度。

徐宏伸出第二根手指,然后往顾顺脸上拍了两下:“哪个小姑娘看上你了啊?”

顾顺立马就想到了李懂三番五次对自己欲言又止,而且看见自己跟水果姐聊天还很不开心,最重要的是,居然主动提出来和他换床睡?!
顾顺脑子里跟过电影一样,都是李懂近段时间面对自己的表现,越想越觉得徐宏说的是对的。

徐宏拍拍顾顺肩膀:“注意战友团结啊,不喜欢人家也注意情绪。”
顾顺情绪复杂,难不成徐宏连李懂喜欢自己都看出来了?


于是,训练的时候,顾顺反而变得失常发挥起来。
射击训练打了个最后一名,被杨锐拎出来单独批评,格斗训练还被李懂打趴下好几次。

佟莉在旁边叫好:“小懂好样的!”
李懂把顾顺从垫子上拉起来,脸因为运动而变得红扑扑的,跟那个大苹果相比过犹不及,而且香香甜甜美味可口。

李懂问:“你今天怎么了?”
顾顺摸摸自己脸上还没下去的淤青,轻嘶了一下,好让自己回神。

李懂坐到顾顺旁边:“还疼啊。”

顾顺心里一咯噔,这下可坐实了,李懂这么关心我,肯定是喜欢我不好意思说。

李懂:“顾顺?”

顾顺抬头,直视李懂的眼睛:“李懂啊,你有什么事直说就行,不用吞吞吐吐扭扭捏捏。”

李懂的思维没跟上顾顺的跳跃程度:“啊?”

顾顺心想你就直说吧,日记本里天天写我的名字不是喜欢我是什么。

顾顺:“你说啊,说不定我就同意了。”

李懂脸红:“真的啊?”

顾顺点头鼓励:“你说。”

李懂开口:“就是想问你,能不——”

“顾顺李懂!坐那儿干嘛呢?!起来练!”
李懂的话成功被杨锐半路拦截,又哑了火,还换来了每人三千字书面检讨。



/7

晚上,俩人趴到房间的小桌子上写检讨,脑袋对着脑袋,一个字恨不得掰成两半写。

顾顺还是比李懂写得快,率先写完看李懂一字一句慢慢编。

顾顺开口:“懂啊——”

李懂第一次听顾顺这么叫他,从心尖开始由内向外打了一个颤:“干,干嘛?”
看在顾顺眼里又是李懂喜欢他的铁证。
顾顺思考了一下徐宏的话,最后决定把它抛在脑后,谁说我就不喜欢李懂了?
虽然个儿不高,但跟我配刚好。
眼睛也不小,还没徐宏的吓人。
嘴上挂俩小香肠,比后厨养那只虎斑猫还得萌一点儿。
这么想想,顾顺觉得自己还是真挺喜欢李懂的。

顾顺:“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开口啊?”

李懂抬头:“你怎么知道?”

顾顺啧了一下:“搁谁谁都不好意思开口呗。”

李懂狐疑:“真的?”

顾顺点头:“那当然。”

李懂松了口气:“我之前问副队,他还说你肯定会答应,看来是我想多了。”

顾顺眨眨眼:“你也问徐宏了?”

李懂:“对啊。”

顾顺摸摸鼻子,小声嘀咕:“那徐宏还跟我装什么呢……”

李懂没听清:“你说什么?”

顾顺:“没,没什么,你要实在不好意思,我就跟你一块说呗。”

李懂点头同意:“好。”

顾顺:“那你说几个字啊?”
顾顺在犹豫自己是回答三个字那句话还是四个字那句话。

李懂数了数:“四个。”

顾顺清了清嗓子,莫名也有点紧张:“那好,我说三二一啊。”

“三。”

顾顺手心直冒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

“二。”

顾顺心跳加速,甚至脸上也微微发热去,就跟要告白的人是他一样。

“一。”

顾顺觉得这下可好,等会俩人互表心迹,说不定都能直接咳——那什么呢。

顾顺:“我喜欢你。”

顾顺这句话说得十分顺溜,但他好像听见李懂说的不一样啊,好像是什么——
“教我狙击?”

顾顺皱眉,这怎么和定好的台词不一样啊?

李懂也听清了顾顺说的话,娃娃脸涨得通红,只会看着顾顺,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6

顾顺:“那你为什么在日记本里写我的名字啊?”

李懂:“你每赢我一次我就记一次!今天我可是写的我自己名字!”

顾顺:“……”

李懂后知后觉:“你干嘛看我日记本?!”



/7

熄灯哨起。

顾顺李懂难得没有进行呼吸训练,各自躺在各自床上。

顾顺觉得自己有点不划算,怎么没把兵变成夫人,自己还折了进去。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思考着要不要明天也去找一本日记来写写,万一哪天李懂就对自己的本儿感兴趣了呢。

突然房顶一亮,上铺好像打开了手电,照着什么。


/8

李懂趴在被窝里,翻开自己的日记本,标上日期,还没开始写正文呢,耳根却有点红。

他写——
今天顾顺跟我说

然后停笔,再开始写。
又停笔,又开始写。
停停写写五六次才写完“喜欢我”三个字。

然后李懂咬着笔头思考老半天,憋了好久,唰唰唰写了几个字之后迅速合本关手电。

“懂啊。”
下铺顾顺的声音传来。

“啊?”黑暗里看不清李懂的脸色。

“早点睡啊,明早还拉练呢。”

“哦。”李懂觉得单说这一句好像有点生疏,又补了一句,“那,你也早点睡。”

顾顺:“晚安。”

李懂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地——“晚安”。



/9

李懂的日记本上。

今天的日期下写了两句话

第一句——
今天顾顺说喜欢我。

第二句——
我也不讨厌他。








评论

热度(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