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层层》【红海行动】/ 顾顺 X 李懂

KtoZ:

#有些(很多)内容可能会对不上
#记忆力硬伤
#剧透有

/

新来的狙击手没开口说话之前大家都还抱着怀疑态度,一开口,得咧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拽。要不是罗星负伤李懂真的一辈子都不愿意和这样的搭档一起出任务,虽然这人的实力足以支撑得起他的臭屁。

但看不惯就是看不惯。

你说说哪有人上来就跟上级领导似得说什么期待你的表现,哇大哥明明大家等级一样用这种口气说话不就讨人厌吗。李懂躺在床上想起白天顾顺那张讨厌的脸就无语,还好只有这次任务是搭档,只要任务完成就不用再忍受了。到时候罗星的伤大概也好了也能回来继续和自己搭档了吧,李懂这么想着才安慰的进入睡眠。此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趟到底是什么样的旅途。

战场永远是残酷无情的。

/

李懂听从命令跟随着顾顺在高楼顶端就位,他聚精会神的测着风向风速等一切狙击手所需的数据,然而也并不影响他能清晰的听见顾顺咀嚼口香糖之后的吞咽声。他在心里刚翻完一个白眼肩上一沉,李懂条件反射的用力承住了这股压力,随即他马上反应过来顾顺把枪放在他肩上了。

“别动。”

这句话像是从咀嚼的缝隙间散漫的钻出来,看起来轻轻散散的接到手才知道里面的分量。

李懂没有动,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内他也依然维持着右半边肩膀的平稳。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过,但是顾顺的态度是他没有在别的狙击手身上感受过。明明是第一次出任务,意外的很合拍。

确保了这一批华侨的安全又接到了新的任务,所有人都早已习惯。状况是争分夺秒但意外连连,谁也没想到反叛军会在途中设了埋伏。顾顺和李懂早已在命令下迅速到达各自位置,同类之间最为敏感,顾顺几乎是在对方狙击手开枪的瞬间就发现了但他找不到人。时间也不能只浪费在这里。

“我一旦开枪对方狙击手就会发现我,到时候需要你来帮我找到他。”

顾顺的声音依旧是平静沉着中带着一丝丝懒散,李懂应了一声便死盯着对面的山岩脑海中却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顾顺这次没有嚼口香糖。

果然在顾顺击中敌方后对面的子弹如期而来,李懂转动着手中的望远镜谨慎的观察着,随着不断响起的枪声汗水顺着他的皮肤流进了战服里。他在慌张,他在害怕自己找不到对方狙击手而导致自己的狙击手被对方击中。他不能再经历第二次,他不能再失职。

“找到他了吗。”

李懂没有回答加快了搜查速度,在哪里到底在哪里,他屏着一口气用力的咬着下唇,他必须得找到。而顾顺等待了一会再次击毙一个反叛军之后又重复了一遍问题,他的语气里并没有多少不耐烦在这炎热的沙漠里冷静的像一潭泉。

“找到了。最高山脊线往右偏十米。”李懂的声音很稳,拿着望远镜的手也很稳,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颤动的有多厉害。

他听见了顾顺的子弹声,回头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又听到子弹穿过空气的呼啸声,以及穿透头盔的声音。肾上腺素正在他身体里疯狂分泌,李懂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被他跑了,撤。”

“收到。”

李懂端着枪跑回集合点,快要蹦出胸膛的心也一点一点缩回原位。顾顺的脸上没有伤痕和血迹,所有人都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还没坐稳五秒钟就被人拉起来。

“时间不等人啊,来跟我一起抢修车去。”顾顺一把拽着他的手腕不容反抗的把他往另一边拉,也不管李懂说了几遍自己不会修车。

走到一半顾顺突然停下了回头直盯着李懂,看得李懂莫名其妙。

“观察员咋连修车都不会呢。”

这明显就是调笑了,谁规定观察员一定得会修汽车啊!李懂气极心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自顾自的便想走,刚走一步又被人伸手拦住。

“你想干嘛啊。”他一说话就被人塞了个东西进嘴,刚想吐出来又被顾顺的手牢牢捂住。

“别吐。”顾顺低头看着他笑,“嚼两下。”

李懂下意识的嚼了两下,是口香糖。他这会还有些懵眼睛仍盯着对方,顾顺眼里的笑意更显。李懂的脸颊被人捏了捏。

“草莓味的,下次想吃就跟我直说,啊。”

顾顺这个“啊”李懂总觉得他是在说“乖”,反击的话还没组织好顾顺已经跑去修车了,只留下李懂一个人在原地憋屈。

等他差不多消化完这气那边车也修好可以上路了,车外不时刮过一阵黄沙,口腔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草莓甜味,李懂第一次在未知的前路上安下心来。

/

八对一百五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仗有多难打。

反叛军仿佛像蚂蚁一样怎么打都打不完,地上的还没解决多少上次跑掉的狙击手又出现了,雪上加霜的是通讯居然断了。

李懂盯着窗子里的狙击手又开始慌张起来,顾顺根本不知道现在也无法通知,再拖延下去绝对会有危险。他深吸一口气端起枪对准,李懂并没有把握一击即中当然他原本也不是为了这个。

第一枪击中了墙壁,对方的枪纹丝不动,自己没中。李懂缓缓吐出口中的气开了第二枪,依然没中。他把手指搭在板机上静静等待着。

没等多久李懂视野中的枪翻倒了,殷红的血喷洒在窗户上,他就知道顾顺必定能命中。当然解决这一个还远远不够,等到扫清面前这一片反叛军两人才到原定集合点集合。刚见面说了两句话通讯恢复了,他们暂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佟莉发出的sos也知道情况不妙。

状况之惨烈,李懂见到屋内这一切端着枪愣了几秒。石头明显是被整理过了,安静的躺在墙角。陆琛被佟莉搀扶着,左臂的伤触目惊心,脸色白的吓人。李懂赶紧上前帮着一起搀扶,顾顺则是一把抱起了石头轻声说了句,“我们回家。”

/

需要解救的任务已经完成,但就此回去谁也不甘心。四个人的拳抵在一起,重新踏进这片沙漠。

这次顾顺李懂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待命,杨锐的指令还没来顾顺便又开口闲聊起来。

“刚刚两枪表现的不错啊。”又是这种领导式语气,但李懂已经不再恼怒了。

“不错就不会还要打两枪了。”他一直都明白自己和顾顺的实力差距,也许只是不甘心,“再说又不是打给你看的。”

“可是我看到了啊。”顾顺的语气甚至都差点让李懂以为他说这话的时候都转头看自己了。

李懂并不打算继续接话但顾顺却自顾自的和他开始诚挚的谈话,他和他说不要对自己没自信,明明有能力做到的为什么要先气馁。李懂被他强硬的灌了好几句鸡汤嘴上不肯承认但内心的确是涌上了不一样的心情。

行动没有一次是容易的,特别是这一次。

顾顺被击中是李懂没有预料到的,等他赶到他身边顾顺也只是捂着伤口和他说了一句。

“李懂,用我的枪。”

他毫不迟疑的把自己的枪交给了李懂,仿佛在告诉他“我相信你可以的。”李懂也用实际证明了自己的确是可以的。

一枪爆头了挟持着佟莉的反叛军,李懂的气息一丝不乱。

红海行动至此顺利完成。

/

回国之后由于李懂暂时还跟顾顺绑定着,于是顾顺顺理成章的和李懂住进了同一间宿舍。

顾顺拖着受伤的身体一直不肯放弃的劝着李懂去做主狙击手,觉得他只做一个观察员是浪费人才,而且明明李懂自己也想当狙击手啊。

李懂永远拿一句“你伤好了再来跟我讲话。”堵他的嘴,顾顺则是换了个突破口,也不知道怎么被他说通的,杨锐同意他们两在训练过后可以抽空留在操练场上练习。

顾顺伤刚好就迫不及待拿着枪拉着李懂去练习,李懂对待这些十分认真,甚至能在夏夜的草丛里一动不动的待了两个半小时一枪击中顾顺用枪顶着伸出来的头盔,红色的颜料炸了顾顺一身。

他走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李懂腾地跳起来疯狂挠自己的胳膊和腿,一边挠一边嚎,“痒死我了!”

“哎,别挠,哥哥带了药。”顾顺把李懂拉到路灯底下掏出裤袋里的药用中指一点点帮他涂上。这蚊子咬的可真狠,穿着长袖作战服也被叮得满是包。

顾顺撩上他的衣袖查看,李懂不见光的手臂内侧白的惊人蚊子肿块便觉着更加显眼,一块块红紫色的遍布着,李懂突然有些害羞起来。

“我比你大呢顾顺。”

顾顺听闻手指停住了抬头看了李懂一眼,李懂看不明白他眼里温柔的光亮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顾顺温柔的嗓音在这静谧的空气中响起,笑意震得李懂忍不住别过了脸。

“那我给哥哥擦药好不好啊。”

/

李懂进步的非常快,现在顾顺需要拿出百分之六十的耐心才能不让他发现,不过更多时间都是因为快到吃饭时间总有一个人要示弱嘛。有时候时间不够就会做些别的训练,团队训练的时候他们两多数时间都是在一起的。

这一次的团队训练恍惚间又让李懂想起他们第一次出任务时候的场景,只不过楼顶换成了山腰。

李懂摆好作战姿势轻声的报起了现在的狙击数据,而顾顺的枪则再一次的卡在了他的肩上,他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心一意的观察着周围动静。

顾顺很喜欢看到这样的李懂,只要他在自己的岗位就能迅速的进入专心的状态,专心到除了任务所需不会浪费一丝时间。顾顺透过瞄准镜看了看远方隐蔽藏匿的敌军,突然往前迅速亲了他一口,李懂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纹丝不动,过了五秒开口报当前风向和敌军位置。

训练圆满结束,我方零伤亡胜利。

两个人一如既往的走在最后,顾顺敏锐的察觉到李懂的情绪不对,刚过一个转角果然就被李懂拽到了别的角落里。

“你知不知道战场不留情啊?你开第一枪之前在干嘛?”李懂顿了顿,“顾顺你不要以为你实力强横了不起,万一那会有情况呢,一颗子弹就能要你命啊!训练有机会战场上没机会啊!”

顾顺被抵着靠在墙上难得有些愣,他看着李懂。李懂瞪着眼睛看他,他却突然弯了下腰迅速的亲了一下李懂的耳垂。李懂像是被烫伤似的捏住了自己的耳垂一副震惊的样子。

“没有不认真,训练的时候我都仔细侦查过了才亲你的。”

“亲...我?”李懂有些恍惚,原来那不是自以为的不认真的玩闹。

顾顺点了点头却换了一个话题开口,“不会有事的,在战场上我绝对不会因为你分心的。”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李懂觉得自己的耳垂热的快爆炸了,慌慌张张的往前走。顾顺借着长腿优势没两步就赶上了他,但也就是跟在他后面。

李懂走着走着才发现自己走错路了,绕了一圈又重新走回了训练场,顾顺还跟在后面三步远的地方。像一只等待主人原谅的大狗,配上那表情就更像了。李懂沉默不语的绕着操场走了三圈,走到连月亮都出来了。

走到第四圈他终于停住了转过身看着仍旧低着头跟着走的顾顺,他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和李懂对视。

李懂难得的面无表情,顾顺则是往前走了一步仿佛准备接受审判。静谧的月光下虫鸣鸟叫都显得温柔了些许,李懂朝着顾顺伸出了一只手,白色的月光洒在他的手掌心上。

顾顺迟疑着把自己的手覆了上去瞬间就被拍下来,倒是逗得李懂漏了些许笑意。顾顺突然就明白过来,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放在他手中。

李懂把口香糖扔进嘴里,“猜这块口香糖是什么味道的,猜对了回答你三个问题。”

顾顺回了部队之后买的口香糖好死不死是那种统一小包装混合味道的,李懂买过这种,一包里面五种味道。但是难不倒顾顺,只见他走到李懂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亲了一口他的唇。

“草莓味的。”

“我可以问问题了吗。”

论厚脸皮李懂是无论如何都比不过顾顺的,只好点了点头。

“哥哥喜欢我吗?”

“不要喊我哥哥。”李懂每次听他喊自己哥哥都觉得怪怪的,迷之羞耻。

“好吧。”顾顺笑了笑,“那你喜欢我吗。”

他根本就没打算让李懂回答前两个问题。

“和我在一起好吗?”

/

李懂不知道的是顾顺买大包装口香糖只买单一草莓味的。

End.

评论

热度(4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