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茶

嘻嘻

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这句话是真的骚的深得我心)

Sohoyo:

  正是春樱开放的时候,平安京里到处都是纷飞的花瓣,夹杂着阵阵香气向人们袭来。
  源博雅坐在安倍晴明的庭院里,一面喝着清姬烫好的酒,一面赏着樱花。今天是源博雅休假的日子,他吃过午饭就来找晴明了,不巧此时晴明刚好有事外出,博雅便在庭院里等候。晴明像是知道博雅今天会来找他,出门的时候特地让清姬把酒烫上,博雅一来就喝上了热乎乎的酒。
  博雅就着粉色的樱花喝了两杯,春寒料峭,热乎乎的酒一下肚立马驱散了寒气,四肢都舒畅了起来,可博雅总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他不由自主地把视线从樱花上移到旁边的位子上;那是晴明坐的位子。
  “晴明要是在的话就更好了。”博雅想。“一个人独酌,还是有点寂寞啊。”一种名为遗憾的感情涌了上来,其中可能还有些许的想念,还有一些博雅根本不明白的,更加深刻的感情。
  第五杯酒下肚的时候,博雅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头也不回的说:“怎么才来?我在这等了好久。”语气中甚至带了三分撒娇的意味。
  “这不是来了吗。”来者正是安倍晴明,他一手扇着折扇,一手拿着一个小锦囊,走到博雅身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我都喝了五杯了,就着这樱花,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后来一想,原来是少了你。”博雅一边为晴明倒酒一边说。
  “少了我?”晴明问道,博雅总是这般坦率,弄得晴明觉得不逗弄一下就像亏了似的。他面上不显,可嘴角却带上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对啊,我一个人在这院子里,对着这么美丽的花朵却没有人可以对谈,感到太过寂寞了。”博雅说
  晴明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于是他说:“若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对谈的人,院子里这么多式神,还有你在宫中的友人,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呢?”
  “哎呀,你跟他们不一样的,虽然都是对谈,但是我感觉和晴明一起,就是要比别人舒服嘛。”博雅举起酒杯,抿了一口。这已经是第六杯酒了,博雅的脸上已经飞起了淡淡的红霞,他已经有些醉了。
  晴明被博雅这句话给逗笑了,觉得逗弄博雅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每次这个男子汉的身上出现孩子气的举动或者说出坦率的言语,总会让他的心像是被轻轻的挠了一下,一种难言却美妙的感觉就会出现,
  “好了,先别喝了,吃些这个。”晴明把那个小锦囊打开来,一股糯米和酱油的味道就飘了出来。
  “这是柿种?哪里来的?”博雅掂起一颗放到嘴里。“唔,味道很好欸。”接着又拿起几颗放到了嘴里。
  “好吃就行了,不用管是哪来的。”晴明拿起博雅为他倒的酒,酒杯上似乎还残留着博雅手心的温度。他一饮而尽,辛辣而温暖的感觉从喉咙开始向腹部滑去,霎时间通体舒畅。晴明向来不是好酒之辈,可是这样的酒,又有谁会拒绝呢。
  博雅吃了几颗之后,注意到晴明没有吃,便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你不吃呢?味道很好呢。”
  “这个柿种是可以让博雅变得更加可爱的东西,要博雅吃才会有用。”晴明用着极为平常的语气说道,好像可爱这个词用在自诩男子汉的博雅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对。
  “什么嘛,我这么大个人了,这么会可爱,晴明你总是在取笑我。”博雅嘟囔道。
  “博雅的确很可爱呢,只不过你自己不知道而已。”晴明轻笑着说道。“这样可爱的博雅,就像是咒一样。”
  “又是咒,晴明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说我搞不明白的东西。”博雅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咒上了,忽略掉了晴明说他可爱的事情。
  晴明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们又喝了一会酒,晴明突然开口问道:“你吃了几颗了,博雅。”
  博雅一愣,有谁会在吃下酒小食的时候还数着吃了多少颗的。“大概吃了十几颗左右吧。”博雅回答道。
  “那就差不多了。”晴明笑着说。只见他举起手中的折扇,朝着博雅扇了一阵风过去。
  “晴明你做什么呢?”博雅感到奇怪。“这又是什么咒之类的东西吗?”
  “唔,可以这么说。”晴明喝了一口酒,酒液滑过喉咙时,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你吃下去的柿种叫做真言柿种,吃了一定量就会不由自主的说出实话。”
  “那可真是危险的东西呀,要是被居心叵测的人利用,可是会出大事的。”博雅担忧的说。突然,他发现有什么不对。“那为什么晴明要给我吃呢,我可是从来没有骗过你的呀。”博雅感到奇怪。
  “可能我就是居心叵测的人呢,博雅,你总是这么相信我。”晴明笑着说道。博雅的眼睛瞪大了,眼神里带着几分惊慌和不知所措。
  “好啦,不逗你了,只不过是这种柿种比别的更好吃一点,想着博雅你可能会喜欢,就从朋友那带了点回来给你尝尝。”晴明安慰着说。
  “更加坦率的博雅一定会更加可爱吧。”晴明心道,一想到变得更加坦率的博雅会有多可爱,几分笑意又攀上了他的唇角。
  “那我吃了之后会不由自主的说真话吗?”博雅不敢再吃了,拿起一杯酒灌了下肚。
  “如果博雅足够信任我的话,就算在我面前不由自主的说真话也没有关系吧,或许博雅有什么不想让我知道吗?”晴明说道。
  “我当然是信任你的,也没有什么不想让晴明知道的。”博雅脸上的红霞颜色更深了些,他已经喝了很多酒了。不知道是酒意作祟还是真言柿种开始起作用了,博雅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有很多话想要倾吐出来,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晴明啊。”博雅憋了半天后,一开口就叫了晴明。“虽然你总是捉弄我,但是我并不讨厌呢,相反,有时我觉得因为晴明你只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因为我在晴明心里是特殊的呢。”
  晴明没有说话,但是他微微上挑的眉间眼角将他的心情写在了脸上,连一贯保持着疏离的微笑也变得真心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有点奇怪呀,晴明,如果你突然从我的世界里消失的话,我会有多难过呢,我自己都不敢去想呢。”博雅的双眼失去了焦距,也许是酒气上头了吧,他的脸好像是能滴出水一样的红,可是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仍然是条理清晰的。
  晴明把博雅的酒杯给收了起来,却给自己斟上了一杯。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是有些醉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博雅还是因为杯中物。
  “我也不敢去想要是没有了博雅该怎么办。”晴明在心里对自己说。“要是又要回到之前的那种日子,也太寂寞了。”
  “晴明你总是让我感到混淆,但是有时又让我清醒。老实说,在晴明身边我总是安心的,有时候,和你在一起谈天的快乐甚至还超过了我吹笛子的快乐。”博雅本想再灌一杯酒的,可是他的酒杯已经被晴明收走了,便只能作罢。
  “我会不会是,喜欢着你呢,晴明。”
  晴明真实的感到自己的确是醉了,不是因为杯中的酒,而是因为眼前的人。晴明也有话想要对博雅说,虽然他没有吃真言柿种,但是因为博雅,他想酒后吐真言了。
  “我会不会是,喜欢着你呢,博雅。”晴明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博雅说。
  突然一阵风吹来了,院子里的樱花被吹的漫天飞舞,连空气都像是粉红色的。
  毕竟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私设我的,ooc我的,沙雕我的,甜是晴博的



   

评论

热度(24)

  1. 苦茶Sohoyo 转载了此文字